汽车后市场新说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汽车后市场新说网 » 资料

经典历史电视剧系列之《大明王朝1566》第十二集免费听


分集剧情

嘉靖帝因改稻为桑之事痛斥严嵩父子,严嵩只得脱冠请罪,不料遭拒,嘉靖帝严词令严世蕃彻查此事。国库空虚,裕王劝李妃将嘉靖帝恩赏的十万匹丝绸退给江南织造局,不料李妃却称尊者赐不敢辞。裕王欲找徐阶、高拱、张居正议事,不料李妃再加劝阻,裕王一气之下便动了怒。海瑞到江边见沈一石,方知对方此行实为赈灾,海瑞大惊。裕王派准备着弹劾严党,严嵩父子也在商量着对策。


台词:

还是万岁爷的诚心大

起风了

这一两天准有雨

你少说话

让他们说

严世蕃

浙江改稻为桑的事进展如何

灾民是不是都抚恤了

当着皇上

你如实陈奏

臣昨天傍晚接到了浙江呈报

说淳安县有刁民通倭

浙江已经派

新任淳安知县海瑞去处置

接着就会安排以改兼赈的事情

在六月

桑苗准定都能插下去

以改兼赈

是怎么改

回皇上的话

就是让那些有粮的丝绸大户

准备好粮食来买灾民的田

那些卖了田的百姓已经安排好了

明年这些桑田还让他们种

你说的丝绸大户

是什么大户

当然是指浙江那些丝绸作坊的大户

你说的丝绸大户

不会是江南织造局吧

皇上

臣不知吕公公这话

是什么意思

知不知道天知道

你也知道

关了

把殿门都关上

不要关

甭关了  过去把纱幔扎紧了

朕说了 不要关

主子不要挡着朕

当着天

严世蕃你要如实回话

皇上就是天

臣没有说一句假话

严世蕃

你听见雷了没有

天在上 皇上在上

臣要是敢欺君

就让天雷把臣给殛了

上天把九州万方都交给了朕

朕就是天子

也就是万民的君父

现在朕拿着钱去贱买子民的田地了

朕要真是这样的天子

天厌之

朕要是这样的君父

万民弃之

严世蕃

回皇上话

臣该死

如果浙江真有人打着织造局的牌子

去买灾民的田

臣立刻彻查

这还用查吗

杨金水还没有回杭州

浙江就有人打着织造局的牌子

去买田了

粮船没有离开杭州的时候

何茂才 郑泌昌两个人都在码头上

他们就没有向你内阁呈报

内阁没有收到呈报

真要是郑泌昌 何茂才他们干的

臣请立刻在浙江

将他们两个就地正法

臣也愿意一同领罪

话回到这个份上

按理朕也不能够不认可了

可也不能就这么认可

朕把内阁都交给了你们

你们落下了这么大的亏空

为了替你们补亏空

朕也同意了你们改稻为桑

如果你们想把亏空的账

都算到朕的头上

朕的这个位子

干脆都交给你们来坐

千错万错

都是臣的错

都是严世蕃的错

只要能够澄清圣名于万一

老臣和严世蕃

愿现在就请皇上治罪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

就想撂纱帽了

咱们就姑且再信他一回

事情由严世蕃去查

今天朕说的这些话

就你们三个听到了

不要传出去

奴婢明白

内阁还是交给你们

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臣谢恩

替你爹打着伞

拿开

你老替皇上遮风挡雨雨

可儿子一直在替你老遮风挡雨啊

要杀要剐

儿子一个人当了

不牵扯你就是

严世蕃

我告诉你

大明朝只有一个人可以呼风唤雨

那就是皇上

只有一个人可以遮风挡雨

那就是我

不是你

你和你用的那些人

谁也替我

替我挡不了风雨

全是在招风惹雨

皇上呼唤的风雨

我都遮挡了二十年了

你们招惹的风雨

没有人能替你们遮档

一部二十一史都只诛灭九族

唯有我大明朝可以诛灭十族

扔掉你手里那把伞

它救不了你

也救不了我严家

锦衣卫那几个人到浙江了吗

回主子 他们昨天晚上才走的

派朱七去

得力

小户人家

眼皮子就这么浅

臣妾家是小户人家

可这跟眼皮子浅没关系

皇上一赏就是十万匹丝绸

穿不了也不敢退

家里屋子又小

正在为没地方搁着犯愁呢

真要是能退给江南织造局

明日就可退了

那就退了

尊者赐 不敢辞

王爷几时见过

有人把皇上恩赏的东西给退回去过

王爷想想

臣妾的娘家真要上个疏

把皇上恩赏的东西给退了

那万岁爷会怎么想

外面人又会怎么想

皇上作恶人 我们来卖好

哪就扯到作恶人卖好上去了

浙江改稻为桑

闹成这个样子

今年五十万匹针绸

还要卖给西洋

再闹下去

不准还会要死多少人

死多少人这丝绸也不能退

你那天不是说

要给世子留个得民心的天下吗

怎么

牵到你娘家

这民心就不要了

这是两回事啊 王爷

也就二十几天

便是皇上的万寿了

臣妾赶着把这件袍子上的字绣完

给他老人家敬寿

到时皇上肯定还要恩赏东西

我们不要也就是了 冯保回来 没有

人呢

人呢 都死了

主子

奴婢已经回来一阵

回来还躲着不进屋

寻思着有多大的功劳

一身弄得湿淋淋的 给谁看

主子

奴婢原本打着伞

一口风给刮跑了

王妃 世子睡了

等了你半个上午了

闹了一阵子 刚睡着

说吧

禀王爷王妃

奴婢都打听清楚了

一个早上

万岁爷把严家父子好一顿臭骂

老严嵩都淌了眼泪

都怎么骂的

回主子

吕公公现在还在陪着皇上

详情 奴婢还没法问

只问了当时在殿外当值的奴婢

他们离得太远 也听不太消楚

只知道是为了浙江

打着织造局牌子买灾民田的事

然后呢

主子

皇上好像说

干脆把位子让给严家父子坐好了

还听到什么了

那就得等到傍晚

奴婢再进一趟宫

见到吕公公才知道

到前面告诉王詹事

让他把徐阶高拱和张居正叫来

不能叫他们来

一是情形还不太明了

再则

越是这个时候

越要装作不知道好

你说呢

回主子

这可不是奴婢 能说 当说的呀

明白便好

回尽去

把这身湿皮换了吧

谢主子

王爷

不是臣妾说你

这个时候急不得

严嵩和严世蕃把持内阁都二十年了

两京一十二省

他们的人不在少数

皇上要动他们也没那么容易

咱们只是观望着

等到了真有旨意

再把徐阶他们叫来商量不迟

来人

王爷

到前面去告诉王詹事

让他立刻把徐阶 高拱和张居正叫来

连口热水也没有吗

给了鼻子就上脸

你不要忘了

你们家可是挑脚上架盖房子的出身

站着

我叫你走了吗

王爷

世子醒了

不要打量着生了个世子

就有天大的功劳

再这样子不讲规矩

从明天起

我就将世子过继到陈妃的名下

你要是忘了

本王现在就提醒你

在裕王府还有个正室

只不过是个侧室

你看见冯保了吗

连一个奴婢都比你讲规矩

千错万错 都是臣妾的错

王爷千万不要气坏了身子

我气坏了身子

那么多蕃王

中宫还有那么多人

每年开支就占去一半

去年修宫殿

又占去二分之一

国库空了

国I车空了还说是我们落下的

还说改稻为桑是替我们补亏空

你们说

这国库到底是他朱家的

还是我们严家的 来人

阁老有何吩咐

拿把刀来

交给严世蕃

让他杀了我

阁老小阁老都先不要急

眼下最要紧的是弄清楚

打着织造局的牌子买田

到底是谁干的

这一点十分重要

按理说

郑泌昌 何茂才

他们再糊涂也不会糊涂到这个份上

那就剩下两种可能

一是胡宗宪背后使坏

用意也是为了阻挠改稻为桑

二就是织造局的人自己干的

可是

他们为什么这么干呢

你们的脑子

是不是让太多的钱给塞住了

胡宗宪阻挠改稻为桑

就是为了他自己那点臭名声

左一道疏右一道本

就是要告诉天下人

这坏事都是我们做的不是他做的

这个时候他使这个坏

对他有什么好

居然还结到是织造局自己干的

织造局要敢这样往皇上脸上泼脏水

何不拿刀把自己给抹了

这么明白的事情

到这个关口你们还搞不消楚

这不明摆着是裕王手下那拨人

给逼出来的

老爹不明白

还找徐阶去谈心

还相信徐阶会叫赵贞吉

给浙江拨粮

还准备把首辅的位子传给徐阶

还指望着徐阶给你老遮风挡雨

你老骂的没错

儿子总是给你

招风惹雨

可那些风雨 它淋不着徐阶

更淋不着裕王那些人

这些风雨

到头来还是淋在儿子自己身上

我这是为什么

去给南京发封信吧

问清楚

胡汝贞到底去没去找赵贞吉

这个赵贞吉借没借粮给汝贞

你们也觉得委屈

世蕃也觉得委屈

花去那么多钱

又买房子置地

买女人

就不委屈了

郑泌昌 何茂才

这都在浙江干了些什么呀

你们知不知道

他们是在给咱们挖坟

给我换身衣裳吧

我死了

严世蕃连自己都保不了

更保不了你们

伺候阁老小阁老沐浴更衣

小阁老

站住

干什么的

换防

蒋千户徐千户的兵在这里看护粮船

这里的兵去城里听高府台调遣

他是干什么的

敢调派咱们

我说换防 你没听见

他手里有总督衙门的调令

换防吧

我要看调令

报上贵驾的职务

在下沈一石

替江南织造局经商

那这么说

你只是一个商人

就算是吧

大明官制载有明文

商人不许着绫罗绸缎

你这身装束怎么讲

海老爷这句话

还真将我问住了

请回答我的话

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

刚峰大人不愧是刚峰大人

明白回话

大明律法

不许商人穿着绫罗绸缎

我却穿了

为什么

你给海大人说说

嘉靖二十七年

江南织造局报司礼监

织商沈一石当差勤勉 卓有劳绩

司礼监呈奏皇上

特赏沈一石六品功名冠带

原来朝廷还有赏商人

功名冠带的特例

难怪这套官服托于妇人之手

海大人所言极是

虽说这个功名是天恩特赐

但是我沈某平日

也从来不敢随意穿戴

毕竟不合大明朝的祖制

既然皇上赏了我这功名

我就不只是一个商人了

这就是我沈某今日

敢穿绫罗绸缎缎的缘由

这样回话

不知道海大人认不认可

你刚才自己说了

皇上赏你这套功名冠带

并不合大明朝的祖制

是不是你要我现在认可你这句话

二年了

每次见到这套官服

我沈某都忐忑不安

这一次

终于遇见一个

可以将官服品级

替我归还给朝廷的人了

海大人

饥民待哺 粮米在船

这才是大事

我沈某是不是该穿绫罗绸缎

还是该穿官服

可否过后再说

不可

你要是个正经的官员

就立刻换上官服

你要只是个商人

便立刻换上布衣

穿官服换布衣

与今日的灾民粮米之事

有关吗当然有关

你打着织造局的牌子

打着宫里的牌子

来贱买灾民的田地

你要是穿上官服

我便上疏参织造局

你要是换上布衣

我便着人

将你立刻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