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后市场新说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汽车后市场新说网 » 资料

经济学家就是算命先生?!

  最聪明的投资者都关注我了




宏观预测准确率极低




拿了恒大1500万年薪的任泽平,也是因为有了之前号称神准的“5000点不是梦”的预测而享誉海内外。


有人甚至帮他算了笔账,牛市行情,做出明确判断的观点有15次,其中14次判断基本正确,只有对A股可能从快牛切换到慢牛长牛的判断明显错误,总体准确率达93.33%。


尽管股灾时,他的预测准确率仅46.15%,但依然掩盖不住中小股民的追捧!

 


人就是这样,总是愿意将美好的留下津津乐道,将伤心尽量遗忘到太平洋!


任泽平在无尽的光环中直接开始进军周期论了,他说,房地产周期的判断长期看人口、中期看土地、短期看金融。


其实,任泽平喜欢预测,是迎合了人们对未来的迷茫心理,当出现一个“高大上”的人能指点迷津,还说对了那么一两次时,当然如获至宝。


而经济学家们研究的其实也是在找规律,寻周期,从而希望能够预测未来。然而,真有经济学家能够找到经济运行的规律吗?


不好意思的告诉大家,直到现在,还没有一位经济学家能够预测对过所有的经济周期。


从这个角度来说,经济学家,就是经济领域的“算命先生”。







会算命,能赚钱



算命师们更像是心理咨询师。因为空虚无聊和缺乏沟通交流的对象,对未来缺乏动力,同时更缺乏安全感。导致很多人对算命先生嗤之以鼻,甚至一掷千金。


一个自称来自香港、长期担任香港巨富风水顾问的“大师”,从2010年开始,每年都会来浙江,算命敛财。看相十分钟收费高达25万。


然而警方的调查却揭开了他的“画皮”:所谓的大师不过是个化妆品推销讲师出身的骗子,被他所骗之人遍及多省份,涉案金额高达数千万。

 


可以说,掌握了算命的本领,赚大钱的可能是有的,不过算命真的是把别人命运说准了吗?让我们来看看算命的本质吧。







算命的本质



有个人开了个卦馆,有一天下很大的雪,算命的人跟徒弟一起守在店里,这时来了一个人算命,算命师傅劈头就问:“你是不是住在河东村?是不是姓陈?”那人一惊,说都对,于是话便多了,算命师傅给他算完后,他千恩万谢地走了。徒弟觉得神极了,便请教师傅,师傅说,也没什么神的,只是看这个人身上的雪都在身前,是顶着风来的,今天刮的是什么风,在那个方向只有河东村一个村子,他拿的伞上面写了个“陈”字,不是姓陈吗? 

 


一般算命的人都有个本事,就是会查颜观色,比方说,算命师傅说:“你命里就是个享福的,不是干体力活的,其实他看你的穿着打扮,观察你的手上无茧当然就是这样了,你一听算得挺准哪,一回答就说多了,他就可以从你的回话里面,分析出你的家庭情况、现在的境遇等,你就会越来越觉得怎么这么准呐,有一星半点不太准确的,你也不会太在意。 


再比如说算命先生说一个人犯小人,这个人就算不信,也得是心里有点嘀咕,到底这小人在哪儿呢?其实哪里都有小人,本来公司里相安无事,为了这个犯小人,看谁都有可能象,于是小人就真的出现了。







欺骗策略



在上面的故事中,算命先生仅仅是通过某些现象对一个人的身份进行了猜测。由此可见,并不是算命先生有什么未卜先知的神通,而是巧妙地应用了博弈论里策略欺骗。


策略欺骗,是当博弈的参与者对自身和对方的优势、劣势都了如指掌之后,往往会想方设法地对自己掌握的信息加以利用,并把弱点作为突破对方防线的重点。如此,策略欺骗的基础形成。


在现实博弈中,参与者往往会利用自己所了解的对方的优势和劣势,从对方的弱点入手进行攻克。其基本策略是先随机出招,维持一个平局,同时尽量从对方的行动中寻找规律,当捕捉到这种规律时就利用它。但是如果博弈双方都采用这种保守策略,博弈将永远维持在平衡状态,一场真正的斗智,必须有一方首先出击,从而诱使对手也走出自己堡垒。 


明正德年间,有位名叫郑堂的秀才,在福州府城内开了一家字画店,生意十分兴隆。一天,一位自称龚智远的人带着一副传世之作《韩熙载夜宴图》来押当。郑堂当即付了 8000两给他,龚智远答应在字画到期时,还给郑堂15000两。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到了取当的最后期限,却始终未见龚智远的身影。深感不妙的郑堂想取出字画再认真看一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郑堂收的竟是一副赝品。一时间,郑堂收取赝品,被骗走8000两银子的消息轰动了全城。


待满腔怒火熄灭,郑堂想出了对策。两天之后,受骗的郑堂在家中大摆宴席 ,遍请全城名流、字画行家前来赴会。酒宴过半,郑堂从内室取来那副赝品,悬挂在大堂中央,对众宾说:“今天请大家来 , 一 是向大家表明,我郑堂立志字画行业,绝不被一时的失误吓跨;二是让各位同行们见识一下假画,引以为戒。”在宾客们一一看过假画后,郑堂把假画投进了火炉。眼看着字画化为灰烬,8000两银子就这样付之一炬,郑堂的举动传遍了全城。


事情到此并未结束。第二天一大早,销声匿迹多日的龚智远突然出现在郑堂的字画店里。他推说是有事耽误了取画的时间。郑堂一听,边打着算盘边 说:“没关系,只耽误了三天而已,但需要加三分利息,一 共 是 15240两银子 ”

 


龚智远知道自己的画已经被郑堂烧毁了,于是有恃无恐的要求以银兑画。验过银子,郑堂从内堂取出一幅画,递到龚智远手中。得意的龚智远将画打开 ,顿时手脚发凉,瘫软在地。


原来,那日怒气消去之后,郑堂想到一个办法,他又仿照赝品做了另外一幅画,烧掉的正是他自己仿造的假画。


郑堂的策略欺骗应用的恰到好处,原因就在于他抓住了骗子龚智远的行骗心理,将计就计,反过来请骗子入瓮。郑堂增加了自己的行动步骤,付出了暂时的代价以诱导敌人深入,在敌人被自己牵着鼻子走时,他自然成了胜利者。


由此看来,不管是生活中的算命先生,还是经济学界的任泽平,李某宵们,无不是使用了策略欺骗对广大的信众进行“洗脑”,什么“新周期”什么“婴儿底”。无一不是他们包装出的手段。


从这个角度来看,作为算命先生的“李大霄们”,该歇歇了!



大家别忘了转发我们的文章,不转发老韩可要开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