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后市场新说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汽车后市场新说网 » 周刊

雷军放权之后 储君王川能带领小米走多远?

随着一纸调令,小米的王川时代拉开了序幕。

2018年12月13日,小米集团(01810)发布人员架构调整公开信,增设了中国区,任命联合创始人、小米电视业务负责人、高级副总裁王川兼任中国区总裁,进一步加强中国市场的投入。

王川接手中国区的背景是小米手机在中国市场的溃败,Counterpoint数据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小米在中国市场增长率为-16%;同时市场传闻称,华为将在明年推出智能电视。在上一次和华为的交手中,作为中国互联网手机的鼻祖,小米将互联网手机第一的宝座拱手让给华为。

所以看似普通的凋整,实际上蕴藏着一个新旧交替的信号,一旦王川在中国区总裁的职位上取得成功,雷军、王川、以及小米公司都将面临一个现实问题:如果王川战胜了雷军都没有战胜的敌人,王川的下一个职位将是什么?

王川扩权

雷军放权之后 储君王川能带领小米走多远?

自2017年下半年至今,王川的权利急速扩张。

2017年8月,小米旗下小米通讯、小米软件、小米影业等多个子公司近日出现工商变更,法定代表人由联合创始人、品牌战略官黎万强变更为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川。值得注意的是,小米通讯的经营范围为生产手机、开发手机技术、计算机软件及信息技术等,同时该公司持有北京小米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小米之家商业有限公司、小米科技(武汉)有限公司、北京小米移动软件有限公司100%股权,以及北京田米科技有限公司70%股权。

对于此次人事变动,有业内人士表示,按照《公司法》规定,注册为公司法定代表人,有很多事务需要法定代表人出面或者授权,公司的董事长,在控制较多公司,事务又比较多的情况下,一般就将任其他人为法定代表人。同时可以看出,王川将全面主管小米通讯公司的一切事务,而雷军非必要的情况下不会干涉该公司的运行。

接任黎万强部分职务只是王川权力急速扩张的第一步。进入到2018年下半年,小米又进行了一系列架构调整,而王川则是在这次架构调整中,职权唯一得到扩张的小米元老。

包括雷军在内,小米共有8创始人,分别是雷军、林斌、黎万强、周光平、黄江吉、刘德、洪峰、王川。周光平和黄江吉已经辞职;黎万强出任品牌战略官和顺为资本投资合伙人,部分业务交由王川负责;洪锋转任小米金融董事长兼CEO,退出小米主营业务;林斌将原来负责的小米渠道业务则由汪凌鸣负责;刘德从生态链负责人转岗为组织部负责人,负责人事工作,同时刘德之前负责的生态链产品的销售运营划归到王川旗下。

而王川的权力则在逐步扩张。2018年9月13日,王川出任新组建的小米参谋部参谋长,职责是协助CEO制定集团的发展战略,并督导各个业务部门的战略执行;12月13日,王川任小米中国区总裁。至此,王川成了小米公司中身份最为特殊的一个人:即是中央要员——参谋长,又是封疆大吏——中国区总裁。在中国近代史上,同时做到这两点的无一不震古烁今,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

在9月份的架构调整中,雷军表示:“没有老兵,没有传承。没有新军,没有未来。”使得此次架构调整有了传承之意。而王川,作为一个“老兵”,不但没有被“传承”,反而还扛起了小米的未来——制定小米公司的发展战略并监督执行,同时还执掌小米的大本营“中国区”,这样一来,其在小米整个人事体系中的地位就值得玩味了。

决战中国区

2018年11月19日,小米公布了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本季度小米手机销售收入为人民币350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6.1%;同时小米强调,小米在30个国家和地区手机市场前5,海外收入同比大涨112.7%,目前海外市场收入已占总收入的43.9%。

占据近一半收入的海外市场增长率高达112.7%,但整体增长率只有36.1%,说明小米的大本营——中国市场出现了较大负增长。

雷军放权之后 储君王川能带领小米走多远?

著名数据调研机构Counterpoint数据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小米占据了中国手机市场13%的市场份额,但与去年同期相比,销量却下滑了16%,是华米OV四大手机厂商中,销量唯一下滑的一家。并且这还不是偶然事件,小米在中国市场的低迷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IDC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小米出货量为1450万部,同比增长仅为2%。

手机并不是小米唯一要担心的事,在智能电视领域,小米还面临着来自华为的激烈竞争。外媒AH报道称,华为有意进军智能电视领域,线索来自一项商标保护文件,名为“华为AI Window”,标的物与液晶面板和智能电视有关,计划6个月内推向市场。值得注意的是,在小米内部,电视业务被划入IOT与生活消费产品,这块业务第三季度收入为108亿元,是仅次于手机的第二大业务。

所以,现在小米面对这样一个难题:在第一和第二大业务都遭到竞争对手强力竞争之时,必须有一个人带领小米手机在中国市场重新崛起,必须有一个人带领小米电视直面华为的挑战。

在小米内部,有谁可堪当此重任。

雷军已经输过一次了。上一次与华为的较量发生在互联网手机领域,作为互联网手机的鼻祖,小米输给了华为荣耀,将中国最大的互联网手机品牌拱手让人。

此时雷军想到了王川。

小米目前已是中国最大的智能电视品牌,作为小米电视业务的缔造者,在电视业务领域,王川自然有足够的能力和威望,那么手机领域呢?

据中国企业家报道,王川是小米“饥饿营销”的始作俑者,是小米MIUI系统“每周迭代”的倡导者。另一方面,在小米的再次崛起中,王川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虎嗅有一篇报道《王川——雷军之臂膀,小米之变量》,这篇在2016年10月发布的报道写到:“一位接近小米的业内人士向虎嗅独家爆料,王川现在已经接手了小米手机的工作。当我向王川求证时,他说,他只是帮雷军的忙,‘确实是雷总太忙,我过去帮点儿忙。’侧面证实了传闻。”考虑到这篇文章的事件节点,它透露出了这样一个信息——王川在小米手机复兴之前(2017年前),就参与了手机业务,是小米手机再次崛起的重要功臣之一。

战斗力强,懂手机,懂电视——中国区总裁非王川莫属。

机遇与挑战

出任小米中国区总裁后,摆在王川前面的或许是一条没有回头的路,无论做得好或不好,王川的命运都将因此而改变。

若是碌碌无为,周光平的前车之鉴未远,即便雷军是一位“重情义的老大”,但该走的还是要走。

2010年,周光平接受雷军邀请,成为小米科技联合创始人,任职副总裁,负责硬件及BSP团队。可以说,周光平是小米科技创业以来的手机研发和供应链方面的核心人物。但在2015年,小米遭遇危机而周光平无力解决后,退出就成了唯一的道路。2016年5月,周光平出任小米首席科学家;2018年4月正式从小米离职。

王川面临的问题要比周光平复杂得多。

雷军后来复盘小米在2015年和2016年低谷的原因时,认为其中之一就是在供应链、质量和交付方面出了问题。而逐一拜访供应商就成了雷军解决问题的方式。但显然,王川不能通过拜访华为、OPPO、vivo来解决小米在中国市场的低迷的问题。

业内人士表示,在中国手机市场上,增长率品牌最高的是华为——最大的品牌实现了最大的增长,这是马太效应的一种标志。而且,在互联网手机之战中,小米已经输过一次了,败给了华为荣耀。现在王川要重振小米的中国手机市场无异于虎口夺食,将面临华为最强力的狙击。

不过,如果王川稳住了中国市场,那么王川将顺理成章成为小米下一任CEO最强力的竞争者。

商业公司的CEO都是打出来的。萨提亚·纳德拉接任鲍尔默的CEO之位,在于Windows AZURE的优异表现;基于Chrome和安卓业务的快速成长,桑达尔·皮查伊成为谷歌CEO……一旦成功,则意味着王川战胜了雷军都无法打败的敌人。届时,即便王川无意,而雷军不肯,但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就如同治三年六月,曾国藩率湘军攻克南京后,浙江巡抚左宗棠曾赠一对联:“鼎之轻重,似可问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