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后市场新说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汽车后市场新说网 » 周刊

【小说·连载】

化鱼

文|离人

一进门便看到鲟百无聊赖地坐在床边,用朱红色的方头皮鞋踢弄行李箱。鲟得意的笑着,早就换好她平日里喜爱穿着的鲜艳色秋装,还换了一顶的挑染了的短发。

“你还是得逞了,现在医生也要赶你回家。”

鲟不以为意地翻了翻白眼。

我接过鲟的并不沉重的行李箱,估计很早就把东西收拾好准备我来接她了吧。

“身体最近真的恢复的那么好吗?”

“是啊是啊。”

她在原地活泼地转了个圈。“医院里有多无聊你也不是不知道,多坐起来一会儿都要被唠叨。”

鲟自患病以来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仅仅有偶尔几次极短的时间是在家中度过,而这一次相隔最久,上一次在家是在新春的时候。

“真的……已经……”

我想再次小心翼翼地确认,却被鲟打断。

“回家。”

她把我提来的饭盒拿了过去,然后拉起我另一只手,我也惊讶于鲟手上传来的力量。

在二楼付费处结算这个月的护理费和医药费后我们走到医院外的大道上等车,我拿出那顶刚买的帽子为她戴上。

“小红帽诶,小红帽。”

她摘下来看了又看,我提醒她现在很冷她才戴回去。

“你要出院也早点说啊,你的房间还没铺上棉絮呢。”我再次表达不满。

鲟伸手掐我的胳膊,然后拦下了一辆的士。恍然间产生了鲟自始至终都没有患病的错觉,好像自她在医院的输液室里发热昏迷后的时光都只是一场梦。近两年的时间连我似乎都忘记了鲟的笑容,以及她开朗爱笑的事实。

车厢内鲟打开我带来的饭盒,“是排骨炖藕诶,”她兴奋地看向我,目色明亮。“你怎么晓得我今天想吃炖藕啊。”

我替她擦干净勺子,“你的土豆告诉我的,为了炖这个我忙了有一会儿呢,你别撒了……”

鲟笑眯眯地说,“果然有了女朋友就是体贴很多。”

“你不想吃可以倒了。”

“好好好,小鬼头现在都可以欺负我了。”

她心满意足地啜饮了一口汤,鼻尖和眼睛上弥漫起薄薄的雾。

“我上次去看院长了。”

“嗯,爸爸最近怎么样。”

“邋邋遢遢,可是很精神。”

我划开手机锁,看到芝发来的信息。

“他们和好了,我会努力用功,也会更加努力爱你的。”

“哇哦,你们小情侣都这么肉麻啊。”

我推开鲟姐凑过来的脑袋。

我注视着车窗外的夜色时鲟姐说:“爸爸其实之前来看过我,和我聊了很久,其实都是想对我说……”

“没关系。你就告诉他,我没关系。”

“我们之后再一起去看他吧。”

“好。”

“那棵椿树还在吗?”

“椿树?”

“是啊,院长办公室窗外的那棵。”

我讶异地看向鲟,“很早很早以前就被迁走了。”

鲟思索了会儿,认真地说:“迁走了啊?真可惜……我接走你的那个冬天它都还在那儿呢……”

我和鲟面面相觑,我看到隐隐黑暗中伸出的手企图蒙上鲟的双眼,耳边重复着那个医生在我听来犹如诅咒的话语。

化鱼




扩散至脑部的生存期限是一至六个月。

  

  我知道的,所谓的爱就是一个人被另一个人的谎言心满意足地欺骗。从来没有感同身受的理解,就如同没有人去理解一尾潮水中的鱼。而人们渴望的,无非是一只鱼的谎言。

 “鲤?”

她用手背拍拍我的脸,“你不想去可以不去,我不为难你……”

“没……我要去的,我最近总爱愣神。”      

“是书店太忙吗?”

“嗯,也许是的。”

车开入地下隧道。

我佯装疲惫地侧过身,身体缩进外套夹克里。

打开手机将两条陌生号码的通话记录删除。

化鱼

黑暗中鲟摸索着,直到我被那掌心满是伤痕的双手包围。

我知道的,爱是谎言。

(完)

文|离人

编辑|小鲸鱼

江岚文学社,一起分享文字的乐趣。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