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后市场新说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汽车后市场新说网 » 游泳

故事:此生,只想为你画眉

故事:此生,只想为你画眉

“我这是苏醒了?”

这里是牧家杂役处一座破烂的茅草房,此刻原本躺在床上犹如尸体一般的少年,突然从沉睡中苏醒,在他眼眸睁开的瞬间,其中倒映着尸山血海般的的惨烈景象!

然而他血红的双眼随之一凝,这身子…不属于我!

与此同时无数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他是牧云,九界唯一帝师!

此时牧云眼中那恐怖的异象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宁静,还带着一丝疑惑和惋惜。透过茅草房的裂缝,他的目光停留在天穹之上,心中不由的轻轻一颤。

昔年,他的本命神魂被黑暗种族困锁寒水,分离出的一缕神魂游历世间,经历了一世又一世的苦难,也经历了无数的磨难,最终布下了万古计谋,这才成功的打破了封印,得以脱身。

天意弄人,三万年后的今天,他牧云的本命神魂游荡天地,最终重生在了一名少年的身上,而他正好也叫做牧云。

“我这一世苏醒,那便要踏灭黑暗战到天穹,神挡杀神,佛阻诛佛!”牧云握紧了拳头,心中坚定的说道。

随后牧云收回了思绪,重新打量了一下肉身,不由得微微皱眉。只见在他的腹部之上有一道恐怖的伤痕,筋脉断裂,道基崩毁。

“这个少年牧云体质也太差了,难怪会被人一剑毙命。”通过这具身体的记忆,牧云回想起了一切。

这里是珈蓝古城牧家,而他牧云则是牧家少族长,从小就性格软弱,因天生凡体凡血,备受欺凌,昨天更是被金家大少爷金天阳一剑击穿道基,重伤不治而亡。

“咦?”牧云继续内视身体,脸色骤然一变,动容道:“蛮荒石柱!居然跟着我一起重生了!”

“吱呀!”

就在这时,一个身体柔弱的美妇人从外面推门进来,看见坐在床榻上的牧云,顿时惊喜的叫道:“云儿,你终于醒来了!”

眼前的这个美妇人,正是牧云的娘亲,林雅芝。

林雅芝急忙走到牧云的床边,一脸关切的说道:“云儿,伤口还疼不疼?”

“母亲,你这是……”牧云看到母亲手中的汤药,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他们虽然是名义上的牧家主人,但是却连身份最卑微的杂役都不如。

究其原因,便是三年前父亲,也就是上一代的牧家家主牧天行意外陨落在栖霞山脉,从此他们在牧家的地位更是一落千丈。

若非如此,他们也不会居住在这样破烂的茅房之中。

别说是汤药钱,就算是日常的饮食都难以解决,常常是有了上顿没下顿。

“这……这药是林管家送来的,咳咳……你赶紧先喝了吧!”林雅芝急忙解释道,但她可能有点慌乱,袖子不慎被她拉了起来,露出了里面的左手。

虽然林雅芝很快便将衣袖拉起,但牧云还是发现了。

母亲从小便贴身不离的玉镯不见了。

牧云的神色微冷,显然那只玉镯也被贱卖了!

而且他想起来,就在金天阳欺负他的时候,看到他新纳的小妾手腕上带着一个相似的玉镯,原本他以为是巧合。如今看来却并非是偶然……

“云儿,你不要多想,好好养伤。林管家送来的药还能撑上几天,娘亲再想想办法……”说着林雅芝支支吾吾的说道。

“林管家?!”牧云的声音抬高了几分,心中燃起了一团烈火。

在这牧家之中,谁不知道林管家一毛不拔,想从他的手中得到东西,难比登天!更何况,在他们母子二人落魄之后,这林管家三番五次的进行羞辱,怎么可能会好心的送来汤药!

看着母亲那躲闪的眼神,牧云瞬间便明白了一切。

忽然,牧云的眼光落在母亲遮遮掩掩的右手之上,顿时面色大变。

那原本的芊芊玉手之上,竟然多出了两个拇指盖大小的字迹,清晰的写着‘贱婢’两个大字,颜色微红,显然是刚烙印不久。

一瞬间,牧云的脑海中如同五雷轰顶一般。

典当贱卖玉镯他能忍。

被侮辱被嘲讽他也能忍。

道基被废身负重伤他还能忍。

但母亲被无耻的烙印下贱婢二字他万万不能忍受!

牧云浑身剧颤,心如刀绞,很痛,也很疼!

烈焰在燃烧,热血在沸腾,他的眼中酝酿着浓郁的仇恨,眼中射出一道凶光,浓烈的杀机轰然爆发,犹如是来自地狱的噬血修罗!

“云儿,你…你不要生气。林管家答应我成为奴婢便会供给我们足够的食物……”看到一愤怒的牧云,林雅芝顿时吓了一跳,急忙解释道,生怕他再次冲动惹事。

“好一个林管家,真是欺人太甚!”牧云低喝一声,眼中杀意涌动。

记忆中,这林管家便是牧家的一大恶霸,掌管着一切奴仆,都是他说了算。给林雅芝留下贱碑烙印,显然是要将牧云母子踩在脚下作福作威。

高傲如同牧云,如何能忍?

万载岁月以来,只有他算计别人,从未有人敢踩在他的头上。作为他的敌人,那便只有一个下场——死!

“呀,快到点了,娘亲要去揽活了,不然林管家又要克扣钱粮了……”林雅芝轻叹一声,眼中满是沧桑,拉了拉袖子,试图掩盖住那血红的两个大字,转身便欲离去。

看到母亲那佝偻的身影,牧云双拳紧握,内心之中咆哮,这一次他重生,绝对不能让母亲再受侮辱!哪怕是一丝都不行!

“哐当!”

然而不等牧云开口,破败的木门便被暴力踹开,当场炸裂开来,而后几道身影冲了进来,二话没说,手持刀剑便四处劈斩,木柜、瓷罐纷纷碎裂一地。

“哎呦呦,这个小贱婢的废物儿子居然还没被打死!”阴冷的声音响起,一个胖子嚣张的走了进来,脸上满是浮夸的惊异之色。

“金十三!”

看到为首那胖子,牧云没有经过思考便是脱口而出这个名字。

正是金天阳最信赖的狗腿子之一!

林雅芝见到眼前的胖子,急忙开口说道:“十三大人,这里是我母子二人的住所,好歹也是我们牧家的地盘,你不能随便乱闯吧!”

金十三不屑的看了林雅芝一眼,洋洋得意的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信扔到她的身上,随后大声笑道:“信就不必拆开详看了,我简单的转达一下,这是一封婚约。算是你们走运了,能够攀上金家。”

一纸婚约?

这个时候送来婚约?堂堂金家乃是珈蓝古城三大家族之一,何等显赫的地位,怎么会会对一对落魄的母子感兴趣?

就在牧云母子不解的时候,这金十三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我那干爹三天前病逝了小妾,晚上少个伴,得知你刚被贬为贱婢。这不,征求了天阳大少爷的同意,上门来提亲。虽然说我那干爹就是一个嗜酒如命的废物,不过配上你这个贱婢也算是你运气好。”

轰!

牧云母子顿时震怒了!

原来所谓的婚约,竟然是让金十三这个狗腿子的废物干爹纳妾!

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刹那间,林雅芝的脸色大变,浑身剧颤,一旁的牧云更是面色阴沉,怒火中烧。

“牧云你小子那是什么眼神,怎么滴,还不感谢老子?”金十三诧异的看了面色阴沉的牧云一眼,不过很快便转变成为不屑的神情,毕竟双凡之姿的牧云在他看来,跟废物没有任何区别,乃是可是任他欺凌的废柴而已。

“云儿,你有伤在身,不可轻举妄动。”林雅芝急忙拉住了牧云的手臂,低声说道。

看到林雅芝被镇住,金十三不由得大笑道:“林雅芝,不,似乎应该提前叫你一声‘干娘’才对。我呸,一个贱婢,要不是我那干爹看你还有点姿色,死皮赖脸的让我求天阳大少爷,不然老子连看都懒得去看你一眼。”

一时间,金十三身后的几人纷纷大笑起来,声音都要震塌了茅屋。

牧天行陨落之前,他们岂敢如此嚣张?就算是借助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

可是世事无常,如今却是他们飞扬跋扈的时候了。

此时,林雅芝死死的抓住牧云的手,强行压下内心的怒火,冷笑道:“你们金家还真是狂妄,来我牧家欺辱我们孤儿寡母。”

金十三闻言顿时大笑起来:“就凭你们,一个贱婢,一个废物,还真以为牧家将你们当做宝了。实话告诉你们,老子今天来就是得到了林管家的首肯。”

此话一出,林雅芝的心中顿时一沉,她已经想到了这个结果。没想到会是真的,这牧家当真是抛弃了她们,连最后的一丝尊严都要踩踏在地上!

这一刻,就是一向慈和的林雅芝都难以压抑住内心的怒火。

“你们笑够了?”就在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正是来自牧云。

他那压抑的怒火,在这一刻彻底爆发了,体内那一株蛮荒石柱忽然轻轻震颤了一下,一股灼热的感觉,从体内传来,汹涌澎湃的力量旋即传遍全身。

见到牧云如此模样,林雅芝顿时大惊,紧紧的抓住牧云,急忙说道:“云儿,你不要冲动,你的伤还没好,不能动手!”

然而,牧云却轻轻的松开母亲的手,眼神坚毅,平静的说道:

“接下来,都交给我了!”

“哈哈哈,我没有听错吧,一个废物,居然说要将事情交给他解决?怎么解决?跪下来求我?还是给我舔鞋底?”看着牧云坚定的神色,金十三更是大笑不已,浑身的肥肉都在抖动。

“十三爷,只怕这个小子会真的跪下来求我们饶命吧!”

“饶命?岂能这么便宜他了,反正是个废物,不如一刀杀了,带着也是一个累赘!”

“哈哈,要真是如此,这牧天行怕是会死不瞑目啊!”

……

然而,面对金十三的挑衅,牧云只是冷笑一声,挥手便是一巴掌拍击而去。

这看似轻飘飘的一巴掌,在他的手中,竟然响起了一阵破空颤鸣声。

“还敢还手,我看你是活腻了!”金十三顿时大怒,当即化掌为拳,运转浑身血气,并且施展了灵蛇拳。

灵蛇拳,乃是金家杂役的最强法诀,走的是阴柔森寒的路子,擅长偷袭,摧毁道基,毙敌于无形。

此刻,金十三全力施展灵蛇拳,直奔牧云胸膛,便是要将牧云的心脏洞穿,当场斩杀,其用心之险恶,不言自喻。

“拳法粗鄙不堪,破绽百出!”牧云摇摇头说道。

牧云是谁?曾经指点过真神仙帝的无上存在,并亲自教导出过不少无上大帝,经验何等恐怖,一眼便看出了这一套拳法之中的破绽。

他手掌飞旋,快若闪电,对准金十三小腹之下三寸的一个地方,正是对方新旧力量交替的关键部位拍击而出。

“砰!”

沉闷的声音响起,金十三直接便被拍飞出去,身体重重的砸在四周的墙壁之上,宛若死狗一般,瘫倒在地,张口便是一股鲜血狂喷而出。

“不,这不可能,牧云你一个废物,怎么可能击败我?”金十三嘶吼道,脸上带着惊骇万分的神色。

蕴灵二重的他,竟然被一招重创!

在九界,修炼境界分为九大境界,由低至高分别是蕴灵境、枷锁境、神火境、洞天境、斩灵境、王者境、圣贤境、至尊境、真神境以及大帝境。

蕴灵境乃是修炼者蕴养血气,巩固道基的初始阶段,共分为九个小境界。而蕴灵境二重的金十三,在如今的珈蓝古城来说,实力算是达到了杂役的中等水平。

毕竟,凡人千千万,能够觉醒体魄,蕴养血气成为修士,乃是万中无一。

“啊……我要杀了你!”金十三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他怒吼一声,嗖的一下,腰间青铜长剑出鞘,宛若是一米多长的毒蛇,闪烁恐怖的寒气,朝着牧云斩来。

牧云并不为之所动,盯着金十三,露出了一丝可怜的神色,慢吞吞的说道:“速度太慢,太慢了!千变流光诀不是这样用的,这门武技在你的手里,真是暴殄天物!”

牧云摇摇头,在青铜长剑劈斩而来的瞬间,突兀的出手,那种速度快到了极致,就连空中都只是闪过了一道残影,瞬间便出现在金十三的身前。

“你?找死!”金十三顿时大惊,便欲挥剑防守,可是此刻他悲哀的发现,一只巴掌已经轻飘飘的抽击而来。

“千变流光诀,虽不过是垃圾法诀,但修炼至大成,却可与枷锁五重修士争锋。在你手里,这千变流光诀连一成的威力都没有,叫你一声废物都是高看你!”牧云开口说道,一巴掌拍击而出,那金十三便如同落叶一般飘在半空,而后重重砸落在地,状若死狗。

这一幕,顿时让四周的三名杂役打手目瞪口呆,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再次一巴掌拍飞金十三,牧云感受到身躯之中撕裂的痛苦,摇摇头缓缓的说道:“还是底子太薄,不然这一巴掌,足够你死千百次了。”

“你!牧云你欺人太甚!”

一句话,落入金十三的耳中,顿时令他直欲咳血,顿时狰狞大叫起来:“都愣着干啥,给我上,宰了他!”

但却久久没有回应。

然而,当金十三扭头瞥了一眼后方的时候,顿时完全愣住了,眼中闪现出惊恐的神色。

四周,自己带来的三名狗腿子,全部瘫倒在地,脖子上清一色的血线,显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完了?”金十三只觉得一股寒意从心底弥漫,不过他还是强忍着恐惧说道:“今天是我状态不佳,等我调养几天,必让你跪地求饶。”

言罢,他便挣扎着想要离开,此刻的他只想着离开,这个牧云突然变得太恐怖了,有一种上位者的威名,令他根本看不清摸不透。

“想走?我同意了么?”牧云冷声喝道。

“牧云,你想做什么?我可是金天阳大少爷的人,你,你不能随意出手!”金十三的声音都在颤抖,浑身发抖。

“金天阳算什么东西?”牧云平静的说道,眼中却隐约的闪现出一抹炽烈的杀意。

金十三顿时一怔,他怎么能够料到牧云会突然变强?此刻,感受到牧云那可怕的目光,更是双腿发软,手中青铜长剑更是哐当一声坠落在地,当即便哭丧着脸大叫起来:

“牧云,不,牧老大,牧爷爷,我错了,饶我一命,小的保证下次绝对不敢了!”

饶你?

牧云眼中杀意更加的炽烈,寒芒爆射出而出。

你辱没我的时候,可曾想过宽恕?

你欺凌我母亲的时候,可曾想过宽恕?

现在要我宽恕,这公平么?

“辱我母亲者死!辱我牧云者死!”

话一落下,牧云并指如刀,瞬间划破了金十三的脖颈,大蓬殷红的鲜血激射而出,染红了地面。

金十三死死的捂住脖颈,至死他都不敢相信,牧云,真的敢杀他!

“咳咳……”

一招击毙金十三,牧云猛然剧烈的咳嗽起来,体内那一股强大的力量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浑身撕裂般的痛,特别是道基部位,更是火辣辣的疼。

“云儿,你怎么样了?”刚才的一幕,发生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林雅芝根本就反应不过来,等她清醒过来,却看到一地的尸体,不由得惊呼道。

“娘亲,我没事,修养一会就好了。”牧云面色苍白的说道。

“云儿,你好好休息一会。娘亲这就收拾东西,咱们赶紧离开牧家。你杀了金十三,金家势必不会善罢甘休……”林雅芝急忙说道。

“离开?不,我不会走。这一次我醒来,就是要将失去的东西全部夺回来,要将所有曾经践踏过我们的人踩在脚下!”牧云坚定的说道。

“可是……”

牧云打断了娘亲的话,说道:“娘,你大可放心。孩儿知道孰轻孰重,这一次你就相信孩儿,一定夺回属于我们的东西!”

林雅芝诧异的看了牧云一眼,露出了迟疑的神色,她明显感觉牧云的气质变得有些不同,多了一分自信和孤傲。

“那好,娘亲去处理下这些尸体,你好好休养一下。”林雅芝最终还是开口说道。

看着娘亲的身影远去,牧云这才收回了思绪,盯着自己破败的身躯,不由得摇摇头说道:“一介凡体,如此脆弱,还真要费一番功夫来提升。”

修士汲取天地灵气,蕴养己身,打磨体魄,进化血统提升修为。体魄和血统,对于修士来说,则显得意义非凡。

体魄和血统的高贵程度,依次分成:仙、圣、皇、灵、地、凡六个品阶。

体魄和血统的品阶越高,则吸收天地灵气的效率越强,也就意味着在同等修炼条件之上,则会修为提升的更加迅猛。

至于凡体凡血,那便是修士眼中的凡人,与修炼无缘,因为终身成就有限,难以领略到武道之路的精彩绝伦,甚至会被无情的抹杀。

不过,对于牧云来说,即便是双凡之姿他也毫不在乎。毕竟,在经历了无尽岁月的谋划和算计之后,他拥有无比丰富的修炼经验。

当下,牧云毫不犹豫的开始了修炼牧家的入门心法《星辰诀》,吞噬着四周的灵气,融入体内,化作微薄的血气,滋养着他的筋脉道基。

只是微微一尝试,牧云便不断的摇摇头,重生之前,他的那一缕残魂沉眠在吞天仙帝为他亲自打造的行宫之中,坐落在中州赤阳山之巅,以一条龙脉为根基,灵气浓郁若奔涌的江河,呼吸之间,若海啸轰鸣。

万年后,在如此垃圾的环境之中蕴养,他还真是有些难以适应。

不过即便如此,这也丝毫无法难倒牧云。《星辰诀》在他的识海之中缓缓的浮现,快速的交织演化,去粗留精,很快便浮现出最为原始的大道奥义。

重生之前,牧云游历世间的那一缕神魂终究不是完整的本命神魂,状态不够稳定,时常会遗忘过去。也正是因此他每一世都会用一种神秘的手段将其封印。一旦遇到或者接触到熟悉的人和物之时便会重新浮现出来。

随着牧云快速的阅读入门心法,有关于《星辰诀》的原始奥义再一次完整的浮现在他的识海之中。

只是片刻而已,牧云便领悟了所有的大道真意,他的嘴角缓缓的露出了一丝笑意。残魂游历世间无尽岁月,他接触了太多的功法神通,也演化了无尽仙诀秘术,更重要的是他培育出了一颗坚如磐石的道心。

修炼着精修版的《星辰诀》,牧云体内的蛮荒石柱发光,形成了一片光幕,扩散开来快速的吞噬四周的微薄灵气,源源不断的涌入他的体内,转化成为一丝丝血气,那破损的道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了痊愈。

重塑道基,对于牧云来说,再简单不过。只是瞬间而已,在一道道血气的滋养之下,牧云的体内有轰鸣之音响起,直接便连续提升了三级,晋升到了蕴灵境三重。

然而,异变陡生。

那原本凝聚在一起的三条血线,忽然血光黯淡,被一层乌黑的毒雾所笼罩,不断的侵蚀。牧云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体内的血气在不断的流失。

“蚀灵毒!”牧云内视片刻顿时惊呼道,脑海之中不由得浮现出一幕幕场景,最终停留在一张狰狞的脸庞之上,牧家大护法,牧天宇。


故事未完待续,后续更加精彩!

请点击【了解更多】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