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后市场新说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汽车后市场新说网 » 游泳

金融委:尽快启动银行永续债发行,支持银行补充资本

博人金融联合行业专家基于50+场线下培训,11年以上实操经验,翻译和写作的“结构化金融与证券化”系列丛书14本精心制作116小时《大资管、资产证券化、房地产金融与现代金融实务系统课程》PPT视频版,欢迎识别如上二维码收看。

来源:证券日报、博瞻智库

今日,央行网站发布:

12月25日,金融委办公室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多渠道支持商业银行补充资本有关问题,推动尽快启动永续债发行。


01
监管鼓励银行非标回表

 

自资管新规后,非标回表对于银行而言是个艰巨的任务,因此本次会议的召开应该也是为了鼓励解决非标回表商业银行资本占用的问题。

 

之前,央行2018年7月20日晚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明确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有关事项的通知》中明确指出:

“对于通过各种措施确实难以消化、需要回表的存量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在宏观审慎评估(MPA)考核时,合理调整有关参数,发挥其逆周期调节作用,支持符合条件的表外资产回表。支持有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回表需求的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补充资本。

对于因特殊原因难以回表的非标和过渡期后仍未到期的少量股权类资产,《通知》明确,经金融监管部门同意后,金融机构可以合理妥善处理。”

 

02
回表难,难在资本充足率


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其他一级资本+二级资本)/风险加权资产

目前,银行表外非标的风险资本计提为20%,表内则为100%,这里比例就是按照权重法计算风险加权资产的依据。非标回表,会增加风险加权资产,因此银行必须补充资本,满足监管对资本充足率的要求。

 

2018年是《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过渡期的最后一年,根据银监会要求,2018年末,系统性重要银行(中、农、工、建、交、招)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不得低于11.5%、9.5%和8.5%,其他银行在这个基础上分别少一个百分点,10.5%、8.5%和7.5%。

 

时间紧任务重,各家银行面临新的监管指标,进行资本补充的需求强烈。

 

那回表的非标规模有多少

 

《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2017年报告》显示,截至2017 年底,银行理财产品存续余额共29.54万亿,其中非保本产品22.17 万亿元,占比75.05%。银行理财中的非保本理财即表外理财,未纳入表内监管,而其中非标占比多少呢?

 

按照招商固收测算,从资金投向来看,银行理财约有14.11万亿元表外理财通过投资非标、债券、权益等方式满足了实体经济融资,这部分称为“广义表外非标”。

 

因此,如此大规模的非标回表,对银行资本充足率的考核压力也是十分巨大的,银行需要采取必要的“补血”行动,来满足监管要求。

 

03常见的应对措施:发行股份、发行优先股、二级资本债等


简言之,IPO、定增和转股后的可转债均可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优先股则可用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二级资本债可用于补充二级资本。如图所示

 

据中信证券提供最新数据统计,2018年年初至今,A股上市银行已完成资本补充5315亿(定增和IPO实现1080亿、优先股1025亿、二级资本债3080亿、可转债130亿),已公告但仍在进展中的规模7447亿(定增352亿、优先股3310亿、二级资本债1305亿、可转债2460亿)。

 

1IPO

据证监会网站12月21日发布的排队信息,昆山农商行披露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A股)招股说明书,目前排队银行为15家,分别是:

今年以来,A股IPO成功闯关的银行数量已达6家,分别为长沙银行、郑州银行、紫金农商行、青岛银行、西安银行和青岛农商行。

 

2、定增、可转债等再融资

证券日报之前发布了一篇文章,题为《上市银行上演再融资总动员,年内披露募资计划逾8000亿》,下半年上市银行再融资公告更雪片般飞来,上演了一出再融资版的“超人总动员”。

 

《证券日报》记者发现,国有大行再融资力度最大,农行、工行、中行的再融资规模均达到了千亿元。除了农行,工行、中行再融资方式均为非公开发行优先股,拟募集资金均为1000亿元。交行募资600亿元的可转债发行计划也于日前获得通过。此外,去年年末,建行刚刚实施完成600亿元优先股发行。

 

3、优先股

 

国内大多数银行而言,目前以核心一级资本为主,国内商业银行的其他一级资本工具中只有优先股一项,因此一些上市银行会通过发行优先股的方式补充其他一级资本,对于大多数中小型银行而言还比较困难。

 

2018年12月,中信银行和光大银行同时公布优先股发行计划,中信银行计划在境内非公开发行不超过人民币400亿元优先股,光大银行将在境内非公开发行不超过3.5亿股的优先股,募集金额不超过350亿元。

 

12月7日,宁波银行公布定增预案,拟募资80亿元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宁波银行在11月20日就已经发行了100亿优先股补充一级资本,该行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提升1.44个百分点至14.82%和11.09%,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均排至A股上市城商行第二位。

 

4二级资本债

 

由于对于大多数中小型银行而言,二级资本工具的使用显得尤为重要且更容易操作,需要央行及银保监会批准即可。2018年,各家银行二级资本债发行规模直线上升,比如:

 

交通银行12月公告拟发行800亿二级资本债;国开行11月发行了300亿元二级资本债;中国银行在9月3日,10月9日发行二期二级资本债,规模均为400亿元;建设银行在9月10月分批分别发行了430亿元和400亿二级资本债;农业银行在4月发行了400亿二级资本债;中国进出口银行在9月27日和10月17日分别发行了300亿元的二级资本债;浦发银行在9月发行两期二级资本债,规模均为200亿元;中信银行和招商银行分别在9月和11月发行了300亿元和200亿元的二级资本债。

 

5、永续债,未来可期

 

此次金融委的信号,说明监管部门正在推动银行通过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据外媒报道,中行拟发行不超400亿元永续债,有望成首家获批机构。

 

永续债是没有明确到期时间或期限非常长(一般超过30年)的债券,其偿付顺序先于普通股和优先股,后于活期存款、一般债券和次级债券,用于补充银行的其他一级资本。

 

在前面的介绍中我们了解到,目前银行补充二级资本主要依靠二级资本债,目前比较成熟,而其他一级资本的补充方式目前只有上市银行发行优先股一条路。因此,如果永续债放开,就多了一条补充其他一级资本的方式。

 

巴赛尔协议III推出之后,海外银行发行永续债已有较多实践,但国内银行并无先例。根据《博瞻智库》的整理,从国际维度和国内非金融企业的发行情况上则可以提供一些借鉴,汇总如下:

在之前中国人民银行公告[2018]第3号的出台,首次提出了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可用于银行业金融机构发行资本补充债券,预示着永续债破冰之日可期,而本次金融委会议的强烈信号,也给了资本市场更多的期待。

马骏:发行永续债补充银行资本 有利于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

马骏表示,当前形势下补充银行资本是促进经济金融良性循环的重要着力点。尽快补充银行资本,有助于发挥银行资本的杠杆效应,提高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能力,缓解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与此同时,银行抗风险能力增强、信贷扩张能力恢复,也有助于提振资本市场信心,尤其是对银行股的信心。

马骏解释,永续债(Perpetual Bond)是一种无固定期限或到期日为机构清算日、具有一定损失吸收能力、且可计入银行其他一级资本的债券。商业银行发行永续债,可通过债券市场实现资本补充,支持其资产扩张。

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至今全球发行的其他一级资本(AT1)工具的总规模接近1200亿美元,其中超过80%为永续债,发行人涉及英国、法国、德国、韩国、印度、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等22个国家或地区,是当前国际商业银行补充其他一级资本的主要手段。

为保证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可持续性,银行需要有足够的资本金。马骏解释,从资本补充渠道看,商业银行资本补充方式可分为内源性补充与外源性补充两大渠道。其中,内源性补充主要依赖银行每年留存收益以及部分拨备;外源性补充主要有IPO(首次公开募股),增资扩股,发行可转债、优先股、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方式。除尚未发行永续债外,其他方式皆是当前我国商业银行补充资本的可行渠道。

12月25日,金融委办公室召开专题会议,研究多渠道支持商业银行补充资本有关问题,推动尽快启动永续债发行。马骏认为,这意味着以永续债为突破口,启动了新一轮的银行资本补充,这对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加大金融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提振我国的资本市场都有重要意义。

第一,发行永续债补充银行资本具有杠杆效应,有助于支持实体经济、鼓励银行信贷增长、影子银行回表和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资本金是银行扩张信贷的基础,也是应对风险损失的屏障。资本金是银行最稳定的资金来源,通过发行永续债等方式及时补充银行其他一级资本,可多倍撬动信贷增长。

第二,发行永续债补充银行资本有利于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一是有利于银行的稳健经营和可持续发展。二是有利于鼓励银行加大支持实体经济的力度。三是有利于解决银行股权投资的瓶颈,提高银行参与股权投资的积极性,推动债转股等工作的开展。四是有利于减轻金融机构依靠资本市场融资的压力,促进债券市场发挥企业融资功能。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