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后市场新说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汽车后市场新说网 » 游泳

玄幻:剑宗扫地小杂役,一路逆袭成一代天骄…

剑宗,悬空山,杂役峰。

作为南域有名的大宗派,剑宗背靠十万大山,南望大秦帝国,其建筑占据了连绵一千多里悬空山。悬空山有七大主峰,三十六个小峰,其中杂役峰就是这无数个小峰之一,杂役峰,顾名思义,是杂役弟子居住的地方。

杂役峰虽然是杂役弟子居住的地方,但是其规模却已经可以媲美大秦帝国内的一座三十几万人口的小城。

天蒙蒙亮,如同往常一般,杨叶便醒了,稍微洗漱一翻便拿着门后的扫帚走出了房间。

看着天边的一抹鱼肚白,杨叶深深地吸了一口早晨清新的空气,片刻后,杨叶那略显得稚嫩的小脸上布满坚定之色,低声道:“努力坚持,不放弃!”说完,快步朝清风谷走去。

“你们看,那个不是以前的外门弟子吗?”

“原来是他啊,你也知道那是以前,他现在只是一个杂役弟子,跟我们一样扫地的。”

“可惜了,长的多俊的一个小伙啊!现在看他年纪也不过十六七岁吧,这个年纪,原本前途无量,可惜现在却是来打杂,可惜了!”

“听说他以前在安南城被外门长老收为外门弟子,哪知道,他居然一年都没吸收到玄气,被外门长老一怒贬为杂役弟子。据说他是剑宗史上第一个从外门弟子被贬为杂役弟子的,还得了一个剑宗第一废材的称号!”

“剑宗第一废材,啧啧,这名头可是够响亮的啊!”

听到周围人的话,杨叶脚步一顿,右手紧了紧手中的扫把,片刻后,深吸了一口气,不在管几人,快速朝清风谷走去。

清风谷位于杂役峰后山处,由几座小山鼎足夹峙,中间是下陷的谷底,谷中芳草萋萋,绿草如茵,无数颗参天大树,亭亭如盖,遮天蔽日。这是平时杂役弟子采药砍材的地方,这也是杨叶平时修炼的地方。

一块巨石上,杨叶将扫帚随意丢在一旁,然后盘坐在巨石上,从怀里取出了一个信封与一个小泥人,这是他昨晚收到的家信,由于昨天忙了近七八个时辰,他跟本没有时间看。

看着手中的小泥人,杨叶那有些稚嫩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柔和的笑容。泥人很小,不能说很精致,但却五官清晰,这是妹妹按照他的样子做的,虽然有些不像、且粗糙,但是对他来说,却是最珍贵的。

轻轻抚摸了一会,杨叶将泥人放回了怀中,看向手上的信封上,轻轻地吹了吹信封上的灰尘,然后小心翼翼的取出了信封里面的信,看了起来。

“哥,你上月寄回来的金币我们已经收到了。自从你被剑宗收去做外门弟子后,以前那些看不起我们家的邻居就经常来我们家串门。哼,小瑶知道,他们是知道哥你有本事了,所以才对我与娘亲好的,一群势力小人。”

杨叶深吸了一口气,嘴角微掀,泛起一抹自嘲,“外门弟子......”

良久,杨叶将心中那股不甘与无奈的情绪压了下去,然后目光落在了信上。

“还有,那个柳家的人好讨厌喔,他们居然向娘亲提亲,让小瑶给他们家那个有三百斤的大胖纸做小妾,那个大胖纸路都走不动,小瑶看着他连饭都吃不下,还想让小瑶给他做小妾,还好娘亲没同意!就算真的要嫁,小瑶也是要嫁,嫁给哥哥......唔,好羞人,哥你可不许笑我,心里也不许笑!。”

“柳家!”杨叶眼中闪过一抹寒光,这个家族在安南城有着不小的势力,以前柳家家主想纳他母亲为妾,但是他母亲誓死不同意,柳家不敢闹出人命,毕竟大秦帝国律法森严,闹出人命,柳家也是会有麻烦的。

但是柳家并没有放弃,在安南城处处刁难他们一家,想要逼迫他母亲自愿加入柳家,生活虽苦,但他母亲依旧没向柳家妥协。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他被剑宗外门长老收为外门弟子,他成为外门弟子后,柳家这才稍微忌惮,不敢在过分逼迫。

但是他没想到,现在柳家居然打他妹妹的主意!

“实力,实力啊!我必须成为外门弟子。”杨叶双拳紧握,他知道,如果他被贬为杂役弟子的消息若是传回安南城,那柳家肯定会肆无忌惮,那他母亲与妹妹的处境肯定是相当危险。

想到这,杨叶将信收了起来,走到了巨石下面,将巨石下一处的树枝拨开,树枝下面是四个类似镯子的黑乎乎铁块。

将四个黑乎乎铁块套在了手臂以及脚腕处,带上铁块,杨叶立即感受到了一种沉重感,好在,经过一年的时间,他现在已经习惯了这铁块的重量。

带上铁块后,杨叶走到了一颗大树前,双脚用力一蹬,身体腾空,双手稳稳抓住了树枝,然后借助手臂的拉扯力,上下起伏着。在起伏间,他的身体呈现一个怪异的姿势,这种姿势,让得他浑身的肌肉都一起运动了起来。

这是“炼体决”当初他成为外门弟子时得到的,不是什么好货,只要是外门弟子都有一本。这本功法的用处就是增强肉身,当体内筋骨达到一定层次时,就会衍生出一丝玄气,有了玄气,就是一名真正的玄者了。

当年他用这本“炼体诀”修炼了半年都没有修炼出一丝玄气,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被从外门弟子贬为剑宗最底层的杂役弟子。

外门弟子被贬为杂役弟子,这在剑宗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事情,所以他还得了一个非常响亮的外号:史上第一废材!不仅如此,他还成为了剑宗外门长老教育外门弟子时的反面教材。

一旦哪个外门弟子偷懒,或者不认真,外门长老们就会来一句:你是要做第二个杨叶吗?

正常情况下,一般人都会离开剑宗回世俗的。但是杨叶没有,不仅没有回世俗,他还甘愿成为一名杂役弟子!

这一切,只因为他不想让娘亲与妹妹失望!他是妹妹与母亲的希望,因为他成为剑宗外门弟子,妹妹与母亲在无人敢欺;因为他成为外门弟子,妹妹与母亲终于过上了一点好日子!

如果他回去,这一切都将会被改变!

“呼......呼.......”

片刻之后,寂静的清风谷之中突然有着极为浓烈的喘息声回荡。汗水滴入眼中,涩痛的感觉让得杨叶紧紧闭上了双眼,任由额头上的汗水如同下雨一般朝他脸上落去。

此时杨叶感觉全身酸麻与疲惫,特别是双臂,更是如同灌了铅一般,沉重无比。一般人在这种时候都会选择休息,但他没有,紧咬着牙,双手死死抓住树枝,不断上下起伏着。

过了许久,杨叶脸色通红,额头上汗如雨下,他上身那件青色杂役衫都已经湿透,极限的感觉,让得他头晕目眩。最终,双手一松,整个人重重落在了地面。

“呼.....呼.....”

躺在地上,杨叶大口大口喘息着,此时他连动一下手指的力气都没了。

天边泛起一抹鱼肚白,远处的景色渐渐清晰了起来,清风拂过,杨叶贪婪的吸了吸。突然,杨叶身体猛地坐了起来,双眼圆睁,脸庞上,满是不可思议!

他居然感受到了玄气!

是的,他感受到了玄气!那一丝玄气断断续续的随着他体内经脉缓缓的流进丹田的位置。虽然这丝气流还有些不连贯、且弱小,但他真的感觉到了。

“恩?怎么回事?”

杨叶感觉那丝玄气进入丹田后,却是突然不见了,是的,直接不见了,就像从未出现过!

杨叶眉头紧紧皱着,感受着体内那一丝玄气,片刻之后,杨叶双眼圆睁,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我,我,我居然,居然有两个丹田......”杨叶喉咙滚了滚,满脸的不可思议。他找到了那丝玄气,准确的说不是一丝,而是一股,在他丹田深处的深处,有一个小漩涡,在这小漩涡之中,满满的玄气!

杨叶现在明白他以前为什么没吸收到玄气,不是没吸收到,而是吸收后就立即被那个小漩涡给吸了进去。他之所以没发现那个小漩涡,是那个小漩涡隐藏的非常深,如果不是他顺着刚才玄气流过的感觉寻找,恐怕他一辈子都发现不了那个小漩涡!

而他现在之所以能感受到玄气,是那个小漩涡满了。是的,那个小漩涡里装满了玄气,这一丝玄气被挤到了正常的丹田位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小漩涡又强行将那一丝玄气给吸了进去,一丝都没留给正常的丹田。

据他所知,正常人应该都是一个丹田,他不知道别人是不是也与他一样有两个丹田,但是他知道一点,那就是他不是一个废材,他是可以修炼的!

想到这,杨叶嘴角浮现一抹浅浅的弧度,片刻之后,弧度逐渐变大,轻笑声从喉咙间传出,又过了一会,轻笑声,终于是转化成了那彻彻底底的大声狂笑。

“我杨叶是可以成为玄者的,我杨叶是可以成为玄者的,哈哈.....”

这一刻,杨叶笑的哭了出来,哭的像一个孩子。无数个日夜,他虽然从未放弃过,但是他肩上却一直压着一座无形的大山,他不怕别人取笑他是废材,也不怕别人瞧不起他。

但是他怕妹妹与母亲希望破灭!

他怕妹妹与母亲在像以前那样被周围邻居的人欺辱!

他怕妹妹与母亲过着以前那种饭都吃不起的日子!

他真的怕,怕好多好多......

但是现在,他有能力阻止这些发生了。只要他将“炼体决”练到最高层,达到凡人六品,他就能成为外门弟子,只要成为外门弟子,他就有修炼资源,有功法,有剑技,到时他就有机会成为内门弟子。

只要成为内门弟子,就是安南城城主见到他都要以礼相待!

温和的阳光穿过林间,照耀在杨叶那还沾染着泪水的脸庞上,将杨叶脸上映得通红。

“以前怎么没发现周围的景色如此好看呢?”

笑了笑,压制心中的激动,杨叶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然后将手上铁块取下放回了先前的位置,走到巨石之上拣起那把扫帚,朝着谷口快速跑去。

他可是记得,今天他的任务是打扫剑宗练武场!

在杂役峰有一个练武场,练武场极大,横竖足足有数百丈,清一色的灰白巨石铺就而成,古朴大气。在广场的正中央,一柄巨大的石剑,巍然而立。

眼前这个巨大的练武场是平时外门弟子修炼的地方,也是杨叶今天要打扫的地方,如此大的一片地方,当然不可能只是他一个人打扫,这是三个人一天的工作量。

如果是昨天,杨叶或许会埋怨几句,因为这一大片,至少需要四人辛苦一天才能打扫完,这样,他今天将一点修炼时间都没。但是现在,他心中充满着希望,看什么都顺眼!

“呦,这不是我们的史上第一废材吗?哦,不对,是我们的杨大外门弟子,我们的外门弟子起来的可真早啊,是不是已经将练武场打扫干净了啊?哈哈......”

就在这时,一道带着嘲讽语气的笑声自一旁传了过来。

听到这嘲讽的话,杨叶转身看着右边的三人,眼前三人就是他今天的工作伙伴。看着三人戏谑的表情,杨叶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

为首的男子他认识,名叫杜修,也是杂役弟子,不过这人名声很不好,虽然是杂役弟子,但是却是从不干活,都是将自己的活让别人做。杜修之所以如此嚣张,是因为他有一个叔叔与表哥,他叔叔是杂役院的徐管事,剑宗两千多名杂役,都归徐管事管!而他表哥则是外门弟子!

有这两个靠山,杜修在杂役峰可以说是肆无忌惮,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至于杜修旁边的两人,左边的名叫高酋,右边的叫李格,两人也是杂役弟子,不过两人还有个外号:狗腿子。

收回心思,杨叶道:“既然大家来了,那就分配下工作吧!四人,一人负责一边,这样公平!”

“哈哈......”杜修身旁左边的李格大笑了起来,指着杨叶,道:“杜哥,你听到没,他居然给杜哥你分配工作,笑死我了,我还以为这小子识趣呢,没想到是一个二愣子!”

“这话就不对了!”高酋看着李格,故作正经道:“人家可是高高在上的外门弟子,虽然是曾经,但好歹也是做过外门弟子的人,我们怎么能让做过外门弟子做这种低贱的活呢?杜哥,你说是不是?”

“哈哈......”李格大笑了起来,看着高酋,道:“高酋,你小子厉害,损人不带刺,我李格可是自愧不如,难怪杜哥看重你!”

“哪里,哪里!”高酋谦虚道:“我只会动动嘴皮子,李格你能冲能打,每次遇到那些不识趣的人,都是你解决的,你才是杜哥的左膀右臂!”

“.......”

一时间,两人惺惺相惜起来。

杨叶冷冷看着,任由两人相互吹捧。

杜修走到了杨叶面前,伸手拍了拍杨叶的肩膀,笑眯眯道:“小子,我们三个今天肚子不舒服,练武场你一个人打扫,怎么样?”

“不怎么样!”杨叶将杜修的手拍了下去,走到李格与高酋面前,道:“我知道,你们嫉妒我做过外门弟子,你们心理不平衡,毕竟你们以前在外门弟子面前比狗还要卑贱。现在我从外门弟子变成杂役弟子,你们看到我,就想从我身上找曾经失去的尊严,我能理解你们!”说完,杨叶转身拿起扫帚,朝着练武场中间走去。

杨叶这句直白讽刺,将李格与高酋气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就像中了毒似的。一旁的杜修双眼微眯,脸色阴沉了下来,杂役院三千杂役弟子,还从没人敢不给他面子的。

作为狗腿子,察言观色是需要的,见到杜修的脸色,李格会意,冲到了杨叶面前,指着杨叶,道:“杨叶,你还以为你是外门弟子吗?你不过是个一年都不能达到凡人一品的废材,还是史上第一废材!杜哥让你替他打扫,那是看得起你,别给脸不要脸!”

“我是废材!”杨叶停下脚步,道:“但是也比某些狗奴才好,一天到晚只会做人家身前的一条狗,主人高兴时,拍马屁,不高兴时,出来对人吠两声!”

“打,往死里打,打死算我的!”杜修阴沉着脸发话了。杂役院从没有人敢挑衅他的威严,以前没有,现在不会有,以后更不会有,他绝不会让任何人成为例外!

听到杜修的话,站在杨叶面前的李狗顿时狞笑了一声,一拳轰向了杨叶的面门。他早就想动手了,但是杜修没发话,他不敢,如果他动手打死人,那后果他承担不起。但是现在杜修发话,他不在顾忌了。

见到李格动手,杨叶脸色沉了下来,身体朝后快速退了两步,躲过了李格的拳头,同时举起手中的扫帚对着眼前的男子猛地拍了过去。

“啪!”

李格拳头落空,脑袋正好被杨叶扫帚拍个正着,一声惨叫,脸上火辣辣的,连退好几步,然后痛苦的蹲在了地上,双手不断揉着眼睛。扫帚上的灰尘是很多的,杨叶那一拍,使得无数灰尘落在了男子眼中,眼睛里容不得沙,李格眼泪都出来了。

“杂碎!”

见到杨叶还敢还手,杜修脸色狰狞,一声怒骂,然后一个疾冲,一拳轰向了杨叶的后脑勺。眼前这个史上第一废材,居然敢挑衅他的威严,这是杜修不能忍的。在杂役峰,除了他叔叔外,他就是老大,杂役峰所有人都要听他的!

感受到身后杜修动手,杨叶火气也来了,他不是一个爱惹事的人,但是不代表他怕惹事。眼前三人先是语言侮.辱他,然后又让他一个人打扫三个人一天工作量的活,现在更是直接动手,他真的火了!

转身,杨叶对着杜修右拳猛地轰了过去。

“澎!”

两拳相撞,“咔擦”一声,杜修顿时双眼圆睁,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他的手骨折了。

杜修正准备收手,而此时杨叶却是反手一抓,抓住了他的那软绵绵的拳头,用力一拉,右脚对着其小腹猛地踹了过去。

“澎!”

杜修顿时飞了出去,飞出一米后,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杨叶与三人虽然同是杂役弟子,但是他可没像三人那般每天除了工作外就是吃喝玩乐混日子。他每天除了正常的工作,所有时间都在锻炼肉身,不管刮风还是下雨,从他到剑宗那一刻起,他就没间断过!

所以,即使他还没成为一名玄者,但是他的肉身强度,却也不是眼前这两人能比的。

解决李格,杨叶转头看向一旁的高酋,见到杨叶看向自己,高酋下意识的朝后退了两步,双手紧握,强自镇定,道:“杜,杜修是许管事的侄子,他的表哥是外门弟子,你动他,许管事与他表哥是不会放过你的!”

没管狐假虎威的高酋,杨叶走到了躺在地上的杜修身旁,蹲了下来,拍了拍满脸忌惮的杜修,道:“现在,四人,整个练武场,你们三个全部打扫,有没有问题?”

喉咙滚了滚,杜修正犹豫,见杨叶拳头捏了起来,连忙道:“没问题,没问题,我们马上打扫!”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道理是他叔叔教他的,现在他用上了。

淡淡地看了杜修一眼,杨叶起身,扛着扫帚快步朝清风谷走去,他知道,这事还没完,眼前的人还会找他麻烦,杜修不敢,但他肯定会去找他的叔叔,或者那外门弟子表哥来找自己麻烦。

他现在只是肉身力量强一些,但还不是玄者,这时的他绝对不是一个外门弟子的对手。为了有自保能力,他必须苦练,早日成为玄者,不然,等那个外门弟子来找他时,他连反抗的能力都没!

所以,他必须得加紧修炼,争取早点成为一名玄者。

“杜哥,我们怎么办?”李格扶起了杜修,沉声道。现在他明白了,他根本不是那叫杨叶的人对手,如果在去找对方麻烦,那就是找揍了。

一旁的高酋不说话了,杨叶的狠辣果断让他有些畏惧了。

“等我表哥从世俗探亲回来,到时我要让他生不如死!”看着杨叶的背影,杜修眼中闪烁着怨毒的光芒。五年了,他做杂役弟子五年了,还没人敢这样对他,居然敢对他动手,想到这,眼中那怨毒之色又浓了些。

.....

“你们看见没,那个史上第一废,哦,不对,是杨叶将杜修那三个杂碎狠揍了一顿!”

“什么?真的?杜修那个杂碎真的被揍了?”

“你不会说谎吧,杜修的叔叔是许管事,表哥又是外门弟子,那叫杨叶的外门弟子敢打他吗?”

“骗你们做什么?我可是亲眼看见的,杜修与他两个狗腿子今天如同往常一样,三人不准备干活,让那杨叶一个人打扫练武场,杨叶不同意,然后杜修三人就开始动手,没想到,三人反被杨叶揍了一顿,而且还打扫起杨叶那一块地盘!”

“哈哈,爽啊!杜修那个杂碎,平时仗着他有个叔叔与表哥,到处欺负我们杂役峰的杂役弟子,这次终于他妈的踢到铁板了,走,将这事告诉别人去,让别人也爽爽......”

不一会,杨叶怒揍杜修的事便是传遍了整个杂役峰。

而杨叶已经来到了清风谷。

在清风谷一处水潭旁,杨叶盘坐在地上,双眼微闭,将心神沉入体内。

先前兴奋过后,杨叶觉得有些不正常,两个丹田,这怎么想怎么不对劲,所以他决定将丹田深处的那个小漩涡丹田弄清楚。

这一次他看清楚那个小漩涡丹田了,小漩涡丹田只有巴掌大小,不断散发着吸力,也正是因为这股吸力,他每次锻炼过后所吸收的玄气都在一瞬间被吸进这个小漩涡。

这个小漩涡将他丹田的玄气都吸光,使得他无法成为一个玄者,不,应该说他在很久前就已经是玄者了。因为能不能成为玄者,就是看一个人的资质,如果能通过锻炼肉身,吸收进玄气,那这人就是一名玄者的。

但是,他的玄气刚进入身体就被小漩涡吸收,导致他一年来误认为自己不是玄者。从成为玄者的标准上来说,他以前就是一名玄者的。

杨叶尝试着控制这个小漩涡,按他想,这而过小漩涡既然是在他体内,那应该就是他的东西,受他控制的。然而他失望了,每当他要从这小漩涡将玄气拉出来时,这个小漩涡就仿佛受到什么刺激似的,加速的旋转了起来,使得他一丝玄气都没拉出来。

“那些玄气是我的!”

辛苦许久,见这个小漩涡还是不肯将玄气放出来,杨叶有些恼火,心中怒骂道。如果不能控制这个小漩涡,那岂不是他一辈子都是给这小漩涡打工的?

最主要的是如果没有玄气,那他怎么提高锻炼?要知道,现在他的锻炼量,已经是达到了他的极限,在没有修炼资源的情况下,如果没有玄气加持与修复身体,在提高,那很可能造成他身体出现不可挽回的损害。

“给一点,就给一点,你要知道,没有我的话,你是不能吸收玄气的,你给我一点,我就能吸收更多玄气,我吸收的玄气不还都是你的吗?怎么样?合则两利,分则两伤!”

硬的不行,杨叶决定来软的,虽然有些憋屈,毕竟那些玄气是他辛苦炼来的。但是没办法,玄气关系到他能不能成为真正的玄者,关系到他能不能成为外门弟子,他不得不低头。

过了一会,小漩涡没反应,就在杨叶准备怒骂时,突然,一丝淡金色的玄气从小漩涡中流了出来,见状,杨叶激动的差点跳起来。又过了一会,又一丝流了出来,逐渐,一丝丝淡金色的玄气不断流了出来,差不多流了二十丝淡金色玄气出来,小漩涡才停了下来。

淡金色玄气流入正常丹田,杨叶正准备大叫几声,就在这时,淡金色玄气突然朝着他体内经脉四处流去,旋即,一丝丝淡金色玄气缓缓的侵进他的肌肉之中,在这一刻,杨叶仿佛能听见肌肉之中无数细胞的欢呼声一般,那种酸涩与疲劳,悄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越发充沛的精力。

正当杨叶疑惑时,他突然感觉到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蠕动,连忙脱下衣服,低头一看,杨叶双眼顿时圆睁,只见他身上的皮肤此时正以肉眼的速度在脱落着!

换皮!

换皮这是“炼体决”达到第四层的现象啊!炼体决达到第四层,那也就是说,他现在是玄者四品!

“哈哈......”

想到这,杨叶从地上跳了下来,大笑了起来。笑了一会,似乎觉得不妥,连忙止住笑声,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

看着身上还在不断脱皮,杨叶连忙脱掉全身衣服,然后跳入水潭,待皮脱光后,他在水潭之中滚了滚,然后跳上水潭,手掌缓缓的抚摸着胸前,手掌过处,就如同摸着光滑的石头一般,一种奇特的坚硬之感传进掌心。

“啪啪啪!”

压下心中的激动,杨叶捡起一旁的一根树枝,立刻施展了一套基本剑法,一套剑法下来,风声阵阵,居然是将地面上的灰尘都掀起了一些,那般声势,根本不是他以前可比的。

剑罢收工,杨叶连忙再次将心神沉入体内,片刻后,脸庞上涌现狂喜之色,没错,他真的达到了凡人四品!

从玄者都不是,一下子到凡人四品,杨叶有种做梦般的恍惚感,但是很快他就想明白了。从他到剑宗那一刻,他就开始苦练炼体诀,当时的外门弟子中,他虽然不能说是最努力的那一个,但是他绝对能排进前三。

从那一刻到现在,他练这炼体决已经将近两年,他的肉身本就达到了一个非常坚硬的程度,现在玄气入体,就像他拿着一张千万的金票,突然拥有了密码,有了密码,那他自然能取出金票里的金币。

简单点说的话,那就是厚积薄发!

杨叶眉头突然一皱,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的玄气是淡金色的!淡金色的玄气?是自己独有的,还是别人体内的玄气都是淡金色的?杨叶有些疑惑了。

“不管了,等以后进入外门弟子,到时接触的多了,就肯定能知晓我是不是与别人一样了!”杨叶不是一个爱钻牛角尖的人,想了一会也就将这事先放下了。

盘坐地上,心神再次沉入体内,此时他正常的丹田里,先前那些金色玄气已经消失不见,空空如也。

“老兄,想来你也是明白我说的话的,这样,以后我吸收的玄气,我们五五分,我将我吸收的玄气都给你,但是你要给我那种淡金色的玄气。我不是占你便宜,你应该也知道,只有我变强了,我吸收的玄气才会多,反之,如果我不变强,吸收的玄气肯定是极少的,所以,现在要以我为主,等我变强了,你才能得到更多玄气,怎么样?”

杨叶有种荒谬的感觉,那就是他认为那个小漩涡是能听懂他话的,没有什么原因,他就是有这种感觉。所以他决定与这个小漩涡商量一下,不然以后这个小漩涡独占玄气,那他可就真的欲哭无泪了。

过了一会,就在杨叶有些不耐时,小漩涡突然旋转了起来,旋转了一会,然后停了下来。

感受到小漩涡的动作,杨叶笑了,直觉告诉他,这个小漩涡同意了。显然,这个小漩涡也不满意他现在吸收玄气的速度,所以决定先让他变强,这叫投资!

穿好衣服,杨叶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