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后市场新说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汽车后市场新说网 » 奇幻

科大国盾冲击科创板 量子通信独角兽“锤杀案”阴影未散

科大国盾冲击科创板 量子通信独角兽“锤杀案”阴影未散

科大国盾是国内量子通信市场独角兽,脱胎中科大,目前柳传志间接持股。然而,一场情节复杂的“锤杀案”,让科大国盾深陷“涉嫌使国有资产流失”的质疑,一定程度上影响了IPO进程。

本文来自科创见闻(微信ID:kcjianwen),阅读更多请登陆www.awtmt.com或华尔街见闻APP。

作者|杨凡 编辑|马程

据科创见闻(微信ID:kcjianwen)获悉,业内知名的量子通信独角兽——科大国盾量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大国盾”)科创板上市申请已获受理。

科大国盾此番上科创板,拟发行不超过2000万股股票(占发行后总股本的25.00%),募集3.04亿元资金,用于量子通信网络设备项目和研发中心建设项目。

科大国盾总部位于安徽省合肥市,是安徽首家申请科创板上市并获监管层受理的企业。主要为政务、金融、电力、国防等行业和领域提供组网及量子安全应用解决方案,其主要产品被部署在量子保密通信骨干网、量子保密通信城域网和行业量子保密通信接入网,以满足各行业的信息安全需求。

科大国盾发源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前身为创办于2009年5月的安徽量子通信技术有限公司。经过多年发展,科大国盾已经成为量子通信行业的独角兽。在招股书中,科大国盾量子通信领域市场占有率最高的行业领先企业。从数据上看,这种占有率处于绝对优势。目前,中科大、以及联想集团等都为科大国盾的股东。

拥有如此显赫的背景,科大国盾却迟迟没有在A股IPO,或许与此前卷入的“锤杀案”相关,一次股东变动中,公司涉嫌使国有资产流失。

专注量子通信硬件

招股书提到,目前已建成的实用化光纤量子保密通信网络总长(光缆皮长)已达7000余公里,其中超过6000公里使用了科大国盾提供的产品且处于在线运行状态。

科大国盾的产品以硬件为主,软件为辅。公司的产品全部围绕量子通信保密产品展开,主要分为硬件、软件、服务三类。其中,硬件产品包括QKD产品、光量子交换机产品、量子安全路由器和VPN产品等,软件主要包括国盾量子网络管理软件等,服务主要包括为客户架设量子通讯设备并调试安装等。

因此,公司的营业收入也主要来自硬件销售,管控软件和服务主要用于配套硬件销售。

过去三年,公司收入及净利润均有所波动,但基本上营收稳定在2亿元以上,净利润也未低于2000万元。2016-2018年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2.1亿元、2.7亿元和2.57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2986.41万元、3073.40万元和2300.23万元。

科大国盾冲击科创板 量子通信独角兽“锤杀案”阴影未散

2016-2018年公司公司盈利情况 来源:招股书

对于盈利情况的波动,科大国盾称,我国量子通信行业目前处于推广期,由于用户对量子保密通信网络的规划和需求不同,因此推进的时间和进度存在不确定性,造成采购需求呈现一定的波动性。

除此之外,科大国盾与很多公司一样有着客户集中度较高的风险。2016-2018年,科大国盾向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2.87%、73.59%和80.75%。其中神州数码系统集成服务有限公司为公司第一大客户。招股书显示,2018年,公司对其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达到57.90%。而神州数码采购的产品,正是用于中科大承建的量子保密通信“京沪干线”技术验证及应用示范项目。

此外,作为典型技术出身的公司,科大国盾研发费用一直较高,2016-2018年公司研发投入总额分别为5318.03万元、7344.36万元和9620.95万元,分别占当年营业收入的比例为23%、26%和36%。

脱胎中科大,联想柳传志间接持股

科大国盾此前进行过至少六轮增资。

科大国盾的前身安徽量子通信技术有限公司,注册资金只有3000万元。但科大国盾最近一次股权转让,受让方获得科大国盾股份的价格为167元/股,科大国盾的估值已增至100亿元。另有参与竞价的投资机构投资经理曾透露,转让时,最高有投资方喊价到200元/股。

科大国盾冲击科创板 量子通信独角兽“锤杀案”阴影未散

科大国盾融资历史 图片来源:天眼查

科大国盾背后的大股东们也值得关注。

从股权架构上来看,由中国科学技术大学100%控股的中科大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科大控股”)系企业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8.00%。同时,科大控股还通过自然人股东潘建伟的授权委托控制其11.01%的股份表决权,故合计控制公司29.01%的股份表决权。目前,科大控股与自然人股东彭承志、程大涛、柳志伟、于晓风、费革胜、冯辉为一致行动人,系公司实际控制人。

科大国盾冲击科创板 量子通信独角兽“锤杀案”阴影未散

科大国盾前十大股东 来源:招股说明书

潘上文提到的潘建伟是中国科学院院士、知名科学家,被业内成为“量子之父”,而科大国盾现任董事长彭承志,是中科院“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科学应用系统总师和卫星系统副总师,同时也是潘建伟的得力干将。

值得注意的是,在股东中排名第三的中国科学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科控股”)持有科大国盾的公司股票,而国科控股持股主要是通过北京军联茂林股权投资合作企业(有限合伙)、科大国盾量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弘毅贰零壹零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联想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等公司层层持股。

这意味着,在层层股权关系之中,由柳传志担任法定代表人的联想集团间接持有了科大国盾股份。

在科大国盾成为第二批科创板被受理企业之后,A股的影子股也接连被曝出。神州信息(000555.SZ)持有科大国盾少量股权;银轮股份(002126.SZ)间接持有科大国盾约0.38%股份;浙江东方(600120.SH)未直接持有科大国盾股份,通过认购的兆富基金持有部分科大国盾股份(4.34%);光迅科技(002281.sz)则与科大国盾共同投资设立了山东国迅量子芯科技有限公司。

“锤杀案”未了恩怨,阻碍独角兽上市

除了脱胎于中科大的背景引人注目,两年前,科大国盾还因为陷入过一起案件情节十分复杂纠葛,且时间跨度很长的“锤杀案”。

当时,这个案件不仅引发了广泛关注,还在使新三板公司九州量子市值暴跌,还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科大国盾的IPO进程,背上了“涉嫌使国有资产流失”的质疑。

“锤杀案”被威胁方之一是现任科大国盾董事长彭承志,另一个是上文提到的中科院院士潘建伟及家人。

掀起“锤杀案”的是郑韶辉。郑韶辉是九州量子的前董事长,他此前曾任国贸东方总经理,吉利控股董秘、德邦证券副总裁等。他就职国贸东方期间,曾主导国贸东方旗下“杭州云鸿投资”、“兆富投资”入股科大国盾。两基金最高时合计持股10%左右。

2017年9月,科大国盾董事长彭承志发表名为《科学家遇上流氓怎么办?我没什么办法,但我可以说出来》的公开信,称遭到郑韶辉短信威胁。就在郑韶辉和彭承志短信互骂之前的2017年8月下旬,郑韶辉也向中科院院士潘建伟的夫人楼某某打电话、发短信进行了威胁恐吓。随后,楼某某向警方报案。2017年9月4日,合肥市公安局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将郑韶辉等人刑拘,最终因寻衅滋事罪公诉。

郑韶辉发起“锤杀”恐吓的背后,其实有更深的资本纠纷。

郑韶辉曾主导云鸿基金入股科大国盾,但在入股过程中科大国盾变更原来的入股协议,在没有任何机构做出评估报告的基础上,短短两个月内将原本50元/股的入股价格降低为约36元/股,从而节省出3234万元。随后科大国盾将云鸿基金支付的投资款中的3234万元又返还给云鸿基金,云鸿基金转而再将该3234万元“借”给包括科大国盾董事长彭承志在内的9位高管。

在科大国盾的主导下,郑韶辉代表云鸿基金与上述9位高管签订了借款协议,协议约定分别将3234万元借给彭承志、赵勇等9名科大国盾的高管,借期为20年(自2014年9月10日起至2034年9月9日止),借款无利息。协议还规定,如果安徽量子(科大国盾前身)在A股上市成功或者成立以后安徽量子累计利润达到1.7亿元,云鸿基金将3234万元作为奖励,不需要彭承志等人还款。

“根据当时的科大国盾的发展趋势,上述两个条件都非常容易达到。”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行人士曾分析称。

“这几乎就等于是送。”郑韶辉直言。郑韶辉起初觉得对于云鸿基金的投资人来说没什么损失,本来说的就是这些钱。只是有些钱改变了用途而已。但他后来觉得不妥,可能会涉及国有资产流失。于是开始追要3234万元借款,并要求将3234万元还回科大国盾的账户。但科大国盾方面表示,上述借款是经过股东大会和董事会同意的,彭承志等人多次拒绝偿还借款。

不仅如此,科大国盾还与郑韶辉就“沪杭干线”的相关方面是否有合作有纠纷,郑韶辉进一步曝出,“我在潘建伟夫妇套现的时候我曾管理的云鸿基金持反对意见,因此得罪了潘建伟夫妇,我和潘建伟夫妇存在个人恩怨。”

据悉,2016年12月16日,科大国盾第一届董事会第八次会议上,潘建伟以130元/股转让了持有的270万股股份,股权转让款为3.51亿元,扣除所得税后潘建伟套现2.808亿元。

案件引发广泛关注后,科大国盾涉及国有资产流失,名誉受到损失,九州量子也从原本27元多的股价,跌至时至今日的3元上下,市值跌掉8成。

业内也有不少人认为,如果没有卷入这起“锤杀案”,科大国盾或许早已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