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后市场新说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汽车后市场新说网 » 历史

元修啥心情史书上没写,但也不难猜;列祖列宗艰难创业,在他这,over

闲话南北朝之天下归一——东魏西魏(1)

就在元修在脑子里天人争斗的时候,洛阳城里发生了一件影响极其恶劣的事儿;让他下定决心,看来,这场子不舍不成了。

什么事儿呢?

由灵太后一手打造的,达摩祖师看完眼都直的,并且让洛阳人引以为豪的永宁寺佛塔莫名其妙的失火了!而且火势极大,南阳王元宝炬、录尚书事长孙稚亲率1千多消防队前去救火都没能控制住火势;最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座美轮美奂的佛塔被烧成灰烬。

元修啥心情史书上没写,但也不难猜;列祖列宗艰难创业,在他这,over

随后,洛阳城内谣言四起,老百姓纷纷传言,说在东海上看到了佛塔,光明照耀,宛然如新,海边儿很多人都看到了。有人据此断定,天意如此,永宁寺大火昭示了魏室不再安宁,飞入东海,将应验在渤海(高欢爵封渤海王)身上了。

这事儿给元修的刺激很大,看来此处真的不能留了。这时候,元修的‘男闺蜜’、中军大将军王思政进宫来劝元修了,事不宜迟,皇上赶紧着手准备吧;跟王思政前后脚儿,东郡太守裴侠也进宫来劝;这两位是元修的心腹,二人意见一致,咱赶紧去找宇文泰。

可是这又有个问题,元修跟宇文泰不熟,虽说上次宇文泰来过洛阳,也就见过一面,聊了几句,元修秀了一把行为艺术而已。这次是真要到那儿常住了,万一宇文泰跟高欢一样狼子野心,那可就成了才离虎穴,又入狼窝。

稳妥起见,还是先派人去趟趟路的好;元修叫来散骑侍郎柳庆,给了后者一个任务,你先走一遭,去看看宇文泰,考察一下;柳庆衔命而去。

对于这个考察团,宇文泰那可是拿出了12万分的精神招待;不仅在物质上拿出了过硬的条件;在态度上,那也是谦恭到了极致;硬是把满腹狐疑的柳庆拍的直哼哼。

一段时间之后,柳庆该看的看了,该聊的聊了;夹着宇文泰给备好的土特产,心满意足的回了洛阳。

柳庆回到洛阳后,元修在第一时间就秘密召见了他,询问考察结果。

柳庆早有准备,从硬件到软件,再到宇文泰的态度,陈述一遍;最后还加了句,皇上,关中地区更适合咱。

元修听完,良久无语;看来,也只能怎么办了。既然大方向定了,接下来就是打包,叫搬家公司了;这些细活儿,咱按下不表。

元修跟宇文泰眉来眼去,互动的热乎;这会儿高欢干嘛呢?

其实高欢也正准备帮元修搬家,不过目的地不是关中,而是他控制下的邺城。

高欢的目的不言而喻,邺城是他的老窝子,人地两熟;元修往这儿一住,他放心。因此高欢曾无数次的给元修上书,“洛阳久经丧乱,王气衰尽,虽有山河之固,土地偏狭,不如邺。”;您就从了微臣吧。

元修当然也清楚自己一旦住进邺城的悲惨命运;所以不论高欢怎么口吐莲花,元修左躲右闪就是不松口;被逼的实在没借口的,元修就把自己的皇爷爷元宏搬出来,我爷爷定鼎河洛,为万世之基,岂能说走就走?如果您(高欢)眼里还有我爷爷,就甭总拿迁都的事儿说事儿了好吗?

高欢看元修连死人都拉出来挡枪,气的破口大骂;既然你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劳资霸王硬上弓了。

高欢下令,调3千骑兵深入洛阳周边;任务就一个,抢!

元修啥心情史书上没写,但也不难猜;列祖列宗艰难创业,在他这,over

只要是能进嘴的,不管是猪食还是主食,全部打包拉走;实在拉不走的,一把火烧掉。

这招儿果然给元修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元修是皇帝,手下好歹还是有些小弟的;您把粮食都划拉跑了,接下来这些人小弟吃什么?

而且时间一长,元修碗里虽然没见稀的,可是他新招来的这批部队,有的就因为缺粮产生了大量的逃兵。

这么下去,迟早要被高欢玩儿死;元修气急败坏的给高欢下了道措辞强硬的诏书,大骂高欢心怀鬼胎,想要饿死朕躬。

到这份儿上了,高欢也无所顾忌了;扯着嗓子跟元修对骂。

一番刷帖顶帖之后,双方都动了肝火,因此书信来往,火药味儿越来越浓;最后,竟不约而同的点起部队,准备厮杀。

公元534年7月初,被高欢指着鼻子大骂的元修终于忍不住了;集合起手下全部的10几万人马,前出至黄河南岸的邙山至河桥一带;那意思,对面的高欢看过来、看过来……

元修啥心情史书上没写,但也不难猜;列祖列宗艰难创业,在他这,over

高欢肝儿都要气炸了,小崽子,挑衅是吧;好,咱们就练练!

高欢也点起部队,压到黄河岸边;跟中央军隔河对峙。

只能说,玩儿军事,高欢真的可以甩元修几条街——

按元修的想法,打高欢,不用过河,就在南岸等高欢渡河的时候,给他来个半渡而击就好。

可是这里边儿有个问题,高欢那么傻?偏偏就挑元修主力布防的河段过河吗?那不纯粹是自己拿脑袋往石头上撞啊。

而且六年前,尔朱荣大军强渡黄河,击败元灏那一仗,高欢也在军中;他可是眼看着尔朱兆和贺拔胜两位,是怎么把大木头捆吧捆吧扎成木筏偷渡黄河,然后一战击败元灏的;老实说高欢都不用创新,只要把之前尔朱荣的打法复制一遍就可以了。

要说一句的是,元修在军事上表现的很低能,不等于他这边儿的人都低能;元修这种守株待兔的打法,斛斯椿就不同意;而且他提出,自己亲自带兵过黄河,主动迎击高欢(“夜渡河掩其劳弊”)。

起初,元修同意了斛斯椿的方案(“帝始然之”);但事情却坏在了黄门侍郎杨宽身上,杨宽坚决反对让斛斯椿渡河作战,并且一句话就说动了元修:皇上,如果让斛斯椿打败高欢,您敢保证,他不是高欢第二吗?

我艹,元修恍然大悟;差点儿把这茬儿忘了;这年头儿,亲爹都信不着,更别说外人了。

元修立刻下旨叫停了斛斯椿的行动;后者无奈之下,只得停在黄河南岸,破口大骂杨宽误国。

斛斯椿的计划夭折了;对面的高欢可来神儿了——

咱前面说过,高欢早年参加过尔朱荣强渡黄河那一仗;现在只需Cosplay就好;不过跟尔朱荣有所区别的是,当年尔朱兆和贺拔胜选择的偷渡地点在西面的弘农;而这次,高欢把渡河地点选在了东线。

当然,像高欢这种人,就算要打,事前也要做几个假动作的:高欢先把主力集结在河边,那真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等给对面的元修看清楚之后;高欢一声令下,窦泰、莫多娄贷文率领精锐骑兵顺河东下,直扑军事重镇、滑台。

元修啥心情史书上没写,但也不难猜;列祖列宗艰难创业,在他这,over

滑台守将唤作贾显智,当年曾跟着斛斯椿一起出卖过尔朱世隆。

这货最大的特点,就是见风使舵;堪称墙头草里的极品;他当年能卖尔朱世隆,今天同样能卖元修。

因此,窦泰等人一到,贾显智便倒戈投降了;滑台落入高欢手中。

元修没想到高欢第一拳会砸向滑台,有些手忙脚乱。但元修还是没有看透高欢;高欢在滑台的军事行动其实跟正面的‘锣鼓喧天’一样,还是假动作。

高欢真正的渡河点,是野王(今河南沁阳)。

野王距离洛阳不过百里之遥,从这里渡河,以骑兵为主的高欢军快马加鞭,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打到洛阳城下。

现在,看元修已经上当,公元534年7月26日,随着高欢的命令下达,晋阳军风驰电掣一般渡过了黄河。

高欢疯一样的冲过了黄河;然后呢?

然后元修就傻逼了。

肿么会介个样子!

直到旁边儿人提醒,皇上,别愣着了;赶紧跑吧,再不跑,咱可就要被人堵在城里了。

元修如梦初醒,连忙打点行装;于是,就在高欢过河的第二天,元修匆忙下达动员令,让宗室大臣跟他走。

可惜,元修吆喝了半天,最后跟他出发的,骑兵仅有2千多点儿,而宗室里,只有寥寥数人愿意抛家舍业跟他跑路;这里边儿就有后来西魏的‘皇帝’、南阳王元宝炬。

到这会儿,元修也顾不得这帮叛徒了;高欢越逼越近,再不跑可就来不及了;公元534年7月28日,元修仓皇西逃;第二天,晋阳军的前锋便杀到了洛阳城下。

在下一支笔,难表两家事;先简单交代一下元修吧。

出了洛阳,元修啥心情,史书上没写;但也不难猜;列祖列宗创业艰难,到他这儿算是game over。

简短截说吧,一路上风餐露宿,等元修到了潼关,身边已经跑的只剩下千把人;而且由于没有后勤保障,元修等人饥一顿饱一顿,一个个儿饿的直打晃儿。

在潼关,元修碰见了宇文泰安排的前来接驾的代表团;这才算吃了顿饱饭。稍事休整,元修继续西行,最后在长安东面的东阳驿(今陕西渭南东郊)碰见了带着大军前来护驾的宇文泰。

元修啥心情史书上没写,但也不难猜;列祖列宗艰难创业,在他这,over

宇文泰以膝代足,拜倒在元修马前,嚎啕痛哭,口称救驾来迟,罪该万死;不管真的假的,反正宇文泰一哭,元修挺感动,赶紧下马搀扶,说,你这说的什么话,朕无才无德,上愧祖宗,下愧黎庶,以致今日;高欢那狗日的,欺压君父,他才该千刀万剐。

说完,元修也是内牛满面。

顿了顿,元修手拉宇文泰,以后军国大事,皆由将军决断。

元修话音刚落,宇文泰的部下也很会来事儿,将士们手舞兵刃,高呼陛下万岁;随后,前呼后拥,将元修送入长安。

进了长安,暂时人身安全有了保证;不过,到了宇文泰的地头儿,这也算是人在矮檐下了,能怎么办呢;先拉拢再说呗。

元修下诏,封宇文泰为大将军、领雍州刺史、兼尚书令;同时,元修还把自己的妹妹、冯翊长公主嫁给了宇文泰。后者也投桃报李,除了兵权之外,宇文泰倾其所有,周全元修的体面。

至此,元修就算在长安安顿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