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后市场新说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汽车后市场新说网 » 历史

寒冬里的温暖 | 耀眼娱乐圈与低调娱乐法

这是我工作日更的第43篇原创


本文系星娱乐法创始人李振武先生在上海市法学会文化产业法治研究小组成立仪式暨2018年娱乐法年会上的主题发言

各位好,我是李振武。

今天坐在这里,特别是听完这么多专家的发言后,突然有一种留下老父亲眼泪的冲动。

作为今天上午压轴发言的我,在开始今天的主题演讲之前,我特别愿意,也特别想,也请求各位是否可以给我一点时间,分享一下我这两三年做娱乐法的一些切身体会。

我记得很清楚,在一次命名为某某高端法律论坛的邀请函上,主办人问我可以讲讲什么内容的时候,我说要不我讲讲娱乐法吧?对方一脸茫然的说,这个可能太小众了一些,我们这个论坛都是一些高端法律研讨内容,比如反垄断、比如金融等。

那是我第一次觉得在上海推广娱乐法好像不是那么容易。 

我在法院待过6年,在北京待过5年,在上海这是第8年,特别是在北京的时候,文化法律和传媒法治的氛围特别浓厚。有句话说,马路上随便拉几个人可能就有一个是做电影搞艺术的,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我来到上海后,却发现在这片土地上满眼都是金融和银行,我从法院出来的时候,给的工资最高的是P2P金融,百万年薪都是很平常的。

但我最终还是选择了目前的道路,却从不感觉孤单。

这些天我一直被一句话感动,是一名看过我《娱乐江湖》的读者发来的微信,她是一名热爱艺术表演的学生,却阴差阳错最终读了法律专业,她说:

合上书的那一刻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学了这么多年法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但因为知道了娱乐法,想重新认识一些这门学科。

昨晚我也收到一份想来我团队的应聘申请,我回复说目前没有招聘计划,并带上了一句“请保持对娱乐法的热爱”。这是我对所有应聘人员都会附加的一句回复。这位复旦研三学生给我回复:

我看过你的书,你的文章,我有关注你的公众号,佩服你的坚持和毅力,感谢你在精神和专业的无声指导。

 

我心里其实很清楚,还有很多人都像我们一样,包括在场的不少同仁,误打误撞读了法律,但又特别愿意做和自己兴趣相关行业的法学研究和实践,而娱乐法给了我们这样的机会。

想在上海举行这样的年终娱乐法大会,是我一直的想法。

今天,在上海法学会的指导下,在上大李教授和财大葛教授的带领下,我们三个人终于把这个组织和这个大会搞起来了。

从此,至少在上海,娱乐法的领域不再是一个人在战斗。

熟悉我的人知道,我对娱乐法的追求从来不止于接到几个案件、写了几篇文章、出版了几本书籍。我本人也不仅仅是娱乐法律师,而更多的是提供风险控制和商业解决方案的实务人员。

我一直认为,娱乐法可以影响整个娱乐行业,对此我深信不疑。

当我刚开始接触娱乐法时,我只看到一本娱乐法的中文书,而这几年,娱乐法书籍风潮迭起,我本人已经出版了两本直接命名为娱乐法的书籍。我们组长李教授也翻译了首本好莱坞的娱乐法著作。

当我刚开始接触娱乐圈时,我只看到酒桌上钩筹交错口头达成的各种交易,而这几年,我身边的娱乐圈朋友,通过各种方式,向我寻求更好的交易设计。

越来越多的人,不是我去找他们,而是他们来找我的时候,我知道了,娱乐法终于在上海、终于在行业人士的心里,生了根开了花。

那个想要在上海做娱乐法的初心在今天看来,又更近了一些。

在这片金融沃土上,在黄浦江两岸的高楼大厦里藏着很多同仁娱乐法的梦想。

而这些,都是我们希望能够通过法律的力量来推进行业发展的。

那么,这一年来,娱乐行业发生了什么?我们先从行业看起,首先来看看影视圈。

影视圈的催账

2018、2019两年,我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催账

现在不要账,过段时间怕是人都没了

若不是迫不得已,谁不想道貌岸然?

这些话语真实的反映了影视行业的寒冬,拖欠剧组账款,投资合同签了最终却不投资,很多制作公司因此陷入窘境。

我看到过一篇公众号文章的标题:2018年影视圈关键字只有一个字:“税”。这一年,税务律师异军突起,我在平常的业务中也开始寻求税务律师的帮助,并慢慢开始拿起了税务师的考试教材进行学习。

这一行最有意思和最不稳定或者叫最刺激的地方就在于:

似乎我们从来不需要法律,我们看到的是满眼的朝令夕改。 

陈有西律师在他的微博上,曾书写下这样的言论:

这个用税惠带来虚假繁荣的基地倒闭,给这个行业重创,甚至垮掉。

虽然我不认为有这么严重,但这个行业的利润大部分依靠税负的减免的确是最大的问题,很多企业剥离税务优惠,利润便不负存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国家这些政策倒逼行业快速成长,进一步规范行业发展。

在这种情况下,以往的电视台老大哥也不复存在,二线以下卫视拖欠方,国有企业开始催账;人们也不在围着人情进行,从暗地里撕变成明撕,因为大家都知道行情不好,收好钱好过年。

从法律人的角度来看,影视行业的法律服务费收不上来,且付费意愿不高,这一年就显得更加艰难。 

娱乐圈的流量

这一年,可以说是偶像时代的元年,也是娱乐法在娱乐圈真正有开创性的一年

共享经纪约在中国的落地引发了很多纠纷,而这种共享经纪约的形式也使得娱乐法律师有天生的生长土壤,因为这本质上是一个合同的问题,只有合同更为严密,才能更加完善的保护几方利益。偶练和创造101两档节目不同的合同,在实务中就诞生了完全不同的团体形式。

这一年,“出圈”也成为了热词,微博也突然又红火起来,每天的热搜榜似乎也成了娱乐法律师需要关注的地方。

更多的是,越来越多的娱乐法律师开始在微博发声,各种声明层出不穷,似乎这一行的律师也跟着艺人化和明星化。而流量艺人的服务模式也使得娱乐法律师的服务变得不太一样,在传统艺人的服务模式下,更多的我们只需要在合同上把握风险,而在流量艺人当道的娱乐圈,娱乐法律师的服务模式更多的是全方位的,既有合同,同时也包括危机公关和法商结合。

游戏圈的荣耀

如果我们无法定位到中国电竞的元年;那么至少2018年,我们可以说是中国电竞的冠军年。

IG夺冠,让主流社会开始关注到了游戏和电竞领域,但这一块的法律需求还远远没有生长起来。 

游戏厂商、直播行业的相关法律服务走在了前头,但关于电竞俱乐部、战队选手经纪约、电竞赛事组织等法律服务仍然处于低位。

从我的经验来看,游戏节目、主播经纪、战队的商业开发是可以挖掘法律服务产品项目。

音乐圈的盛事

腾讯音乐集团的IPO让很多音乐人又开始看到了原创音乐的前景,但其实音乐行业是法律行业最早进入却最难深入的行业。

著作权的复杂性使得音乐授权专业性高,但从事这一块的人基本都不太懂。

我有个同事在做短视频找一段音乐时,就遭遇了找不到著作权人的窘境。

不仅如此,集体管理组织的失序,让权利人的利益得不到保障。

各大综艺节目基本都是在侵权与赔偿过程中进行的,据了解,一线卫视综艺使用一首知名歌曲的价格大概到8-10万之间,但侵权使用的赔偿金额大概会在20-30万之间。

愿你我皆有贡献

明年有明年的雪

明年的雾色

明年的永无休止的阳光

还有明年数不尽的生机

而我们还有更多娱乐法的故事

愿你我皆有贡献。

2018年岁末,在各地星娱乐法粉丝的支持下,我们成立了各地分会:北京分会、长沙分会、华东分会和华南分会。

如果您愿意加入我们的微信群,请关注星娱乐法公众号后点击“俱乐部”,跟随我们的脚步一起学习娱乐法。

2019,也许我们兵分两路,但终将顶端相见。

如您觉得本文不错,欢迎分享至朋友圈。

“与兴趣相伴 玩转娱乐法”

星娱乐法

星娱乐法律师团队由一群当过法官、干过媒体、做过法务的法律人集结而成,是一支集业务专长、资历背景、能力特点于一体的优秀专业团队,致力于为客户提供精准、细化、优质的法律服务,特别是为文化、娱乐、体育、传媒等领域的客户提供个性化、创造性的法律服务方案。

星娱乐法同时提供付费会员服务(常年法律顾问免费所有权益),通过定期线上线下活动与交流,帮助泛娱乐行业公司对接律师和投资人,以合同模板、业务交流、商业决策为核心,为泛娱乐行业公司提供广泛的增值法律服务。


付费阅读文章:究竟是节目组的答案正确?还是常识正确?| 知识星球订阅用户专供|杨幂的《宝贝儿》到底动了谁的奶酪 | 知识星球订阅用户专供

微信群内语音分享:娱乐法律师跟组那些事儿|电影项目PPT|中国电影市场及产品分析

娱乐合同闭门会议:广告代言合同|经纪合同|影视演员聘用合同|影视项目纯财务投资

星娱乐法研修班:广州娱乐法研修班|第二期娱乐法研修班|首届华东地区娱乐法研修沙龙

星娱乐法微信群日常讨论系列:经纪合同|音乐版权|艺人肖像|法务合同修改之日常吐槽|话剧著作权问题|艺人解约协议|歌曲版权|影音同步商品化权

娱乐公司招聘:东申影业招聘|两则娱乐法招聘信息|三则娱乐法招聘信息

如需加入星娱乐法各地微信群

请关注后点击“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