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后市场新说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汽车后市场新说网 » 历史

专家:制造业和互联网将继续深度融合 东莞制造要紧抓“互联网+”机遇

专家:制造业和互联网将继续深度融合 东莞制造要紧抓“互联网+”机遇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研究员胡敏:格力和小米,在各自领域都能够始终勇立潮头、各领风骚,应该说都是“赢家”。

专家:制造业和互联网将继续深度融合 东莞制造要紧抓“互联网+”机遇

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理事谭浩俊:东莞作为制造业发达城市,“互联网+”应该为制造业转型升级起到更大促进作用。

专家:制造业和互联网将继续深度融合 东莞制造要紧抓“互联网+”机遇

东莞市锐天机电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吴炎光:企业尝试“跨界”的前提是,要专注于主业,先把主业做好,而不是什么都想做。

本期嘉宾: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研究员 胡敏;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理事 谭浩俊;东莞市锐天机电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吴炎光

五年前,董明珠与雷军立下“10亿赌约”,而这场赌局的结果,今天似乎已然揭晓。

2013年12月12日,在中国经济年度人物颁奖典礼上,雷军与董明珠打赌称,5年内如果小米的营业收入击败格力,董明珠就输给自己1块钱。董明珠霸气回应:我跟你赌10个亿。近几年,这场“世纪之赌”被业界和舆论频频提及。如今,揭盅时间临近,据媒体报道,格力今年的营业收入将超过2000亿元,而小米要想超过2000亿元,必须在第四季度达到700亿元,这种可能性并不大。

而在当年的颁奖典礼上,马云和王健林对董明珠和雷军进行点评,他们分别被定义为实体经济与互联网经济两种不同模式的代表。这场“赌局”的结果是否折射出制造业仍大有可为?经过此前的竞争和融合,传统制造业与互联网经济的互动未来将走向何方?本报特约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研究员胡敏、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理事谭浩俊、东莞市锐天机电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吴炎光发表看法。

“输赢之争”不能仅以营收论高下

记者:是否认同雷军与董明珠的“赌约”输赢已见分晓?也有人认为,董明珠没赢,雷军也没输。以小米为代表的互联网新模式如火如荼,但按照披露的营收数据来看,为什么赢的是传统制造业的董明珠?

胡敏:雷军与董明珠的五年“赌约”输赢即将揭晓,这是两个人的“赌约”,也是小米和格力两大行业佼佼者的“赌约”,更是所谓新经济与传统制造业的“较量”。五年后的今天,如果单从企业的营业收入看终会有高下之分,但只是以此评判输赢,意义并不大。从这几年两家公司的发展轨迹看,小米公司不仅实现了上市目标,也以产品与服务的精细化体验化赢得了消费者,成为互联网企业的翘楚。格力虽然是传统白色家电业,但近年来在继续夯实空调行业龙头品牌地位的基础上,企业也在努力实现向互联网、新型制造、核心技术研发等高附加价值产业链延伸,并取得了不小的成绩。所以,在各自领域都能够始终勇立潮头、各领风骚,应该说都是“赢家”,“输赢”的评判不在于哪家是不是兑现了当年许下的业绩诺言或者有了营业收入的高下之分,而是“赢”在两家公司都能顺应大势、勇于创新、自强不息,紧抓技术变革、业态变革的机遇,实现了各自的跨越发展,既推动了互联网新模式的不断演进,也促进了传统制造业的转型升级,这才是两家企业“较量有成”的本质意义所在。

吴炎光:两人的“赌局”并不存在谁赢谁输的问题,他们打赌只是表明,他们对自己企业的产品服务、商业模式和发展前景充满信心,因为这两家企业的体量都是数一数二,其实都是很牛的。大体来看,应该说,格力和小米都属于制造业范畴,只不过,小米采取了更多的互联网模式,但并不是说,格力与互联网经济毫无关系。传统制造业和互联网经济不是对立的关系,恰恰相反,二者在现实中是相互结合的。根据我自己做制造企业的体会,我们这些年能走过来,对利用互联网打开企业产品销路深有体会。很多制造企业,都是采用电话或上门等传统方式拓展销售,但这样的方式,其成本收益对比、知名度推广效果等,都不尽如人意。相比较而言,采用互联网手段之后,制造企业的销售获得很大助力,企业产品知名度大大提升。

谭浩俊:董明珠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与雷军的‘10亿赌局’已经胜出”。她表示,其实与雷军的赌局本身并没有什么意义,两者不具备可比性。因为格力是做实体经济的,而小米是做互联网的,属于轻资产。我也认为,这场赌约,正如董明珠所言,没有什么意义。既然董明珠已经认为这场赌局没有什么意义,且认为小米是轻资产企业,与格力的重资产企业不可比,也算为雷军着想,给雷军台阶下了。只要雷军来一句“董大姐赢了”,也许,这场“世纪之赌”就会在哈哈大笑中结束。格力没赢,小米也没输,董明珠很有面子,雷军也没失面子。舆论和公众,则可以对董明珠和雷军的“较量”,报之以笑声和掌声。

制造业跨界融合要先做好主业

记者:格力和小米都在试图打入对方领域,小米进军智能空调,格力尝试造手机、打造智能家居,但它们“跨界”的效果还不太理想。传统制造业与互联网经济之间竞争和融合将走向何方?

胡敏:用新经济推动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加快传统制造业互联网化、智能化是大势所趋。小米起初是组装型企业,后来打造互联网平台经济,但随着扩张加速,实体经济是其支撑基础,作为一家电器企业,必然要向上下游拓展。格力电器发轫于传统空调业,向智能化互联网方向发展也是顺势而为,看起来是“跨界”发展,但都符合产业发展的自在逻辑,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和互联网平台经济的落地落实,本身并不是竞争关系,而是基于各自的发展基础向共同的融合方向发展,短期看可能受制于产业周期、市场环境、路径依赖等多重因素,离理想目标还有差距,但并不能改变推进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的大趋势,而竞争是促进这一融合的最大“助推器”,未来市场将无比广阔。

吴炎光:格力和小米的跨界实践,以及目前跨界的效果,是可以理解的。从企业自身角度看,必须在产品、模式等方面寻求创新突破,但是,创新会不会成功是未知数。目前,互联网经济、智能制造等大热,因而,雷军和董明珠都选择向智能领域渗透,但这种跨界尝试能不能成功,是谁也保证不了的。从消费者或用户的角度看,格力的“代表作”肯定是空调,而不是格力手机,小米的“代表作”则是手机,而非智能空调。普通老百姓在做选择的时候,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该公司最专注和最专业的产品,因为只有专业和专注才能够做好一件事。小米和格力的跨界领域,与公众对它们原有的认知存在较大出入,因此,能否获得消费者和市场认可存在变数。总之,不管是传统制造企业,还是互联网新经济企业,尝试跨界的前提是,要专注于主业,先把主业做好,而不是什么都想做。

东莞制造要紧抓“互联网+”机遇

记者:东莞作为制造业城市,一直致力于借助“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来改造传统制造业,推动东莞制造转型升级。对“东莞制造”与互联网融合发展有何建议?

吴炎光:东莞制造正在寻求转型升级,全球范围内工业4.0也在兴起。我们首先要知道,国内传统实体经济行业,其主要盈利来源于产品销售。但国外不同,他们企业的很大一部分利润,来源于产品销售之外的附加服务。有鉴于此,国内制造企业如何实现利润创造模式的转变?

我们企业对此进行了一定探索,采用工业4.0思维,对自己的产品和服务模式进行创新改造。在我们鼓风机行业,传统的干燥鼓风机运转时,人工很难随时掌握其频率、转速、能耗、风量等运转数据,难以预判风机可能出现的故障,也难以掌握其是否完全符合目前生产线的风干需求。我们企业的研发团队,就在每台风机上安装一套智能监控系统,通过无线互联网,智能监控系统将风机的数据上传至云端,进而汇总到PC或手机端,我们称之为“风机云端远程控制系统”。借助这个系统,我们帮助客户管理数据,帮助客户优化风机系统的运行效率,监控、预警风机可能出现的故障,并提前规划停机检修,防止客户因停机带来生产损失。行业内的人都知道,传统的产品销售利润很容易被挤压,而产品技术的创新和商业模式的转变才能使企业立于不败之地。现在,我们通过与互联网技术结合,为客户提供延保、维护服务,我们有庞大的市场客户保有量,从延保、维护服务中收费盈利,从单一的“卖产品”开始向“卖服务”转变,从“产品盈利”向“服务盈利”转变。

谭浩俊:我们应该弄清楚制造业和互联网的关系,我认为,应该是“制造业+互联网”,而不应该是“互联网+制造业”。“互联网+制造业”意味着,互联网是基础,制造业是辅助性的。我恰恰认为,制造业才是基础,互联网是对制造业的促进或推动。互联网主要为制造业提供信息支撑,主要为制造业提供原材料采购、产品销售等信息。制造业要转型升级,必须借助互联网的功能、影响,让制造企业掌握更多市场信息、消费者信息、人才信息、技术信息等,从而不断提升制造企业的产品档次、培育企业品牌。仅仅强调互联网的作用,而忽视制造业的基础作用,互联网经济难以很好地发展;相反,仅仅强调制造业基础作用,而忽视互联网的作用,制造业创新发展、转型升级也相当困难。东莞作为制造业发达城市,面临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任务,“互联网+”应该为制造业转型升级起到更大促进作用。

胡敏:东莞制造已经有了坚实的基础,如今又迎来了可以借助“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改造传统制造业的新一轮转型升级的难得机遇。在新的起点上,东莞一定要充分发挥先进制造业的集群优势,瞄准世界先进制造业发展前沿,推进工业强基、智能制造、绿色制造等重大工程,加快搭建科技创新平台,促进科技成果迅速转化,促进传统制造业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形成全球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集群,从而成为新旧动能接续转换的排头兵。(记者 贾庆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