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后市场新说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汽车后市场新说网 » 风云

徐绪不再忧愁,基腐故事

徐绪犹记得那个雨季,下着倾盆的大雨。没有人愿意跟他一块走,不爱说话,头发经常遮住大半个脸,皮肤白得不像是正常人一样。

他这样的人注定是一个人吧,可是总有人猝不及防地闯进了他的心房。

徐绪记得他说的第一句话:“你是高二3班的徐绪吧。”

徐绪惊讶地抬头看了他一眼,温柔的眉眼,举手投足都很优雅,一看就是富家子弟,这样的人让他高攀不起。

徐绪不再忧愁,基腐故事

徐绪没有应话。

“我是高三班的程棋,是学长哦~”

程棋见人不理他也没有丝毫尴尬,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徐绪絮絮叨叨听了他说了一堆,直到雨停。

“那个,我走了。”

徐绪腼腆的点了点头,然后飞奔出去。

“声音还挺好。”

程棋摸着鼻子笑了笑,也回家了。

之后,徐绪身后就像粘了一块狗皮膏药一样,程棋似乎是好奇宝宝一直不停地探索着他。

徐绪觉得他的秘密快要被程棋扒光了,这样让徐绪很没有安全感,可偏偏拿他没办法。

程棋对徐绪的好超过了他的认知,父母以及朋友的缺失,渐渐地让他已经分不清对程棋究竟是喜欢还有友情。

“哎呀,我又没当他是朋友,是他自作多情了,好奇而已。”

程棋轻描淡写的话彻底触发了长久以来隐藏情绪的徐绪。

“程棋,你说什么?”

徐绪面色阴沉着看着他。

程棋心里咯噔一下,然而为了他的面子他选择放弃照顾徐绪的感受。

“我说什么你又不是没听见,还用我重复一遍吗?”

程棋笑得有点僵。

“这可是你说的。”

徐绪头也不回地走了。

程棋迈了两步终究没有跑出去追徐绪。

徐绪不再忧愁,基腐故事

徐绪止不住地流眼泪,想想自己真是傻,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怎么可能走到一起。

这就是富人的游戏,对自己好一点就傻傻地被别人耍了。

“徐绪这几天有点不对啊,本来就不活泼更阴沉了。”

同学们窃窃私语着。

“好像是因为高三班的程棋吧。”

“我听说他们两同性恋诶。”

“不会吧。”

......

徐绪听着这些流言蜚语,望着窗外,阳光真的好刺眼啊,有的人天生就应该生活在阳光下而有的就不应该见阳光。

“徐绪,老师叫你呢。”

徐绪站在了门口听着办公室的主任低三下四地保证着会解决好这件事情的。

徐绪笑了,解决好这件事情,不就是退学麽。

他千辛万苦考上的学校,充满希望的三年时光,就因为这些流言蜚语全被毁了。

既然他是累赘,不如就这样结束了吧,反正没人在乎自己不是吗。

天台的风穿过他的耳畔,原来心如死灰是这个样子,不畏生死。

徐绪不再忧愁,基腐故事

“不再见,程棋。”徐绪笑着跳了下去。

“你说什么?!”程棋拔腿就跑,可他看见的只是徐绪冰凉的尸体。

程棋感觉世界都在离他远去,“你别睡了,我说的都是假的,我喜欢你啊。”

然而没人会听到了。

或许是天意,程棋高考失败,离开了这座城市再也没有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