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后市场新说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汽车后市场新说网 » 变废

山西临猗:杏儿熟了

山西临猗:杏儿熟了

农村老家,每当麦收时节,满树的杏儿也到了成熟的时候,那黄橙橙的色泽、香喷喷的味道格外诱人。刚入五月,街道上已不时传来“卖杏了~,卖杏了~,香甜可口的麦茬杏,好吃不贵~”随着这熟悉的吆喝声我的思绪也回到了那久违的童年。

山西临猗:杏儿熟了

小时侯,农村人都喜欢在院里院外种几棵果树,那时最常见的便是杏树和桃树。我印象最深的是老屋西墙边那棵粗壮的大杏树,这棵树栽于何年我不曾知道,只记得它粗枝繁叶,树冠如伞,浓郁的枝叶几乎遮盖了小院的一半。每到三月,蛰伏一冬的杏树,从光秃秃的枝条上生出一簇簇的花苞,花苞一日日地鼓胀,由绿泛红,整个枝条上便缀满了红红的花蕾。待到一个晴暖的日子,杏花相邀似地齐刷刷竞相开放。成千上万的蜜蜂赶集似地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在杏花丛中寻寻觅觅。伴着杏花弥漫的馨香,只听见整个院中有嗡嗡的蜂嘤声,犹如交响乐团演奏着春的交响曲,愉悦低沉的旋律,震撼人的心灵。

山西临猗:杏儿熟了

一场春雨,杏花散落,紧沾地面变成泥土。真有“落花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的博大情怀。春末夏初,杏花落尽,一颗颗生涩的杏儿,挣脱花蒂的束缚,日日渐长。圆圆的脸蛋在绿叶间享受着阳光的亲吻,风儿的轻抚,雨露的沐浴,积聚着精华。伴随着季节的变化,颗颗碧绿瓷实的杏儿开始变白、泛黄。金黄的杏儿一颗颗如黑夜中的星星,又恰似正月十五挂满街头的灯笼,丰盈而亮泽,让我垂涎三尺。那时乡下人的穷日子过得紧巴巴,生产队每年分的粮食难以填饱肚子,父母哪里有钱给我们买零食之类的东西,于是我们只能把美好的希望寄托在这棵杏树身上,因为满树的杏儿便是我们一年中唯一可以吃到的水果,所以还没等枣儿熟透,我们弟妹几个就避开大人,时不时偷偷摘几个藏在祆袖之中躲在暗中享用,尽管酸得眼泪直流,但仍“吃”心难改。待到“六.一”节学校放假,树上的杏子才已熟透,那一串串红杏挂满了枝头,有的还伸出墙外,那种诱惑力常常招得一群淘气的孩子们爬上墙头一饱口福,此时母亲总会邀街坊邻居来树下采摘,并让大人们带回一些给孩子们品尝,村里人都夸赞我家这树杏儿皮薄肉厚味道好,更多的是夸母亲心地善良,听着乡亲们的夸赞,母亲心里乐得像开了花。

山西临猗:杏儿熟了

后来,我长大参加工作离开了家,虽然隔三差五常回家看看,但每到杏儿成熟的时候,母亲总会打电话摧我回家吃杏,甚至还多次托人把最好的杏儿捎给我们,每次收到母亲捎来的枣儿,“世上只有妈妈好”这首歌总回荡在我的耳边……

山西临猗:杏儿熟了

杏儿熟了,听着街头卖杏人的阵阵吆喝,家中那棵老杏树又一次浮现在我的眼前,它让我刻骨铭心,难以忘怀,它是情的纽带,是爱的扣环,它系着母亲对儿女的至深大爱,更勾起我对母亲的无限思念……

图/尚高仁 文/王守忠 编辑/陈军芳 临猗网原创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