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后市场新说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汽车后市场新说网 » 变废

细思极恐的克苏鲁神话体系,人类创造的扭曲恐惧

那永恒长眠的并非亡者,在奇妙的万古之中即便死亡亦会消逝。

——洛夫克拉夫特

细思极恐的克苏鲁神话体系,人类创造的扭曲恐惧

导语:单纯说洛夫克拉夫特其人,或者说克苏鲁题材作品,其实现在还是有很多人一头雾水。然而如果带入到游戏或者电影,再或者桌游之类的亚文化当中,这个题材就显得很显眼。比如说《魔兽世界》中的克苏恩和恩佐斯,或者是《血源诅咒》当中的月神,甚至是《潜行吧奈亚子》当中的奈亚子,都是由洛夫克拉夫特所创造的克苏鲁神话延伸出来的恐怖题材。

简要介绍克苏鲁题材和洛夫克拉夫特。

自远古时期以来,人类的信仰,艺术,或是种种超自然文化,无怪乎是人类对于世界认知的投射。纵观历史,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现在社会中的几大主流宗教,不论口碑如何形态如何,其最终崇拜的"神灵"和信条,都是"善"或者是全能的集合体,其本身就代表着更高位的人类意识而出现。

然而,就有这么一个神话体系特立独行,这个特殊的体系就是克苏鲁。

克苏鲁神话出现于20世纪的美国,当时这种"文化体系"还只是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笔下的一本本小说构建出现的独特恐怖小说题材。以当时的影响力来说,克苏鲁神话都不能称之为现在我们所认知的克苏鲁神话,在当时的读者看来,这不过就是三流小杂志上刊登的为下里巴人带来刺激的恐怖小说罢了,甚至洛夫克拉夫特笔下的很多作品,以三流恐怖小说的角度来审阅都不够格,文笔收敛压抑,不够刺激,无法满足读者短期的刺激体验。现在再看克苏鲁神话,主题体现在人类面对宇宙时的无知和不堪一击的脆弱和无力,这种思想在当时没什么市场,现在看来却显得非常先进,符合时代,克苏鲁神话能够再次发力一跃成为亚文化的一种,和人们的思维转变也有不少关系。

每次聊克苏鲁,总是得先把这位祖师爷请出来聊一聊,也就是洛夫克拉夫特。

细思极恐的克苏鲁神话体系,人类创造的扭曲恐惧

这位祖师爷是一位美国人,他三岁的时候,洛夫克拉夫特的父亲在一个旅馆中精神崩溃,被送往医院,并在医院熬过五年才去世(另有一说是洛夫克拉夫特的父亲因梅毒而影响心智最后死亡)。洛夫克拉夫特幼年时期,家庭因经营不善变得穷苦许多,其母于1921年因外科手术感染逝世。后来的洛夫克拉夫特虽有过婚姻,但是最后还是孑然一身,余生和他的阿姨同住,并最终因肠癌去世。

这么看洛夫克拉夫特,只不过是一个家道中落而且孤单痛苦的可怜人罢了,但是在他短暂的生命中,却创作出了很多独特的恐怖小说,这些恐怖小说在当时引起的反响不大,但是洛夫克拉夫特死后,其作品版权的继承者奥古斯特·威廉·德雷斯将洛夫克拉夫特的作品加以整理,进一步完善了克苏鲁神话的框架,1960年德雷斯放开规定,允许其他作家使用克苏鲁背景创作,继而使克苏鲁神话成为了一个多名作家不断完善的神话体系。

对比其他恐怖类型的小说来看,洛夫克拉夫特和在这位祖师爷之后的大部分以克苏鲁为基底的小说,都显得不够刺激不够吓人,反而显得晦涩难懂。比如《疯狂山脉》的开篇,用大段的篇幅文字去描绘一些数据性和科研方向的情况,在阅读的过程中,如果我是和洛夫克拉夫特同时期的主编,估计当时就退稿了···

如果我们直接展开说克苏鲁神话和相关的知识,未免不太直观,而且克苏鲁神话体系本身也比较复杂,三言两语很难概括,那么我们换一个其他的切入点,比如从大家了解的文化或者游戏中来尝试解读克苏鲁神话的一部分内容,以便我们更方便了解相关的知识和特点。

流行文化中无处不在的克苏鲁。

《魔兽世界》想必是很多人都玩过,最少听说过的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对于很多人来说,《魔兽世界》的核心自然是刷本和联盟部落之间的PVP对抗,然而却少有人关注过,《魔兽世界》中的克苏鲁元素。

《魔兽世界》的宇宙背景是泰坦和虚空大君(新版设定集中改名为虚空领主)的对抗,虚空大君为了渗透实体宇宙而释放了一种扭曲的力量,这种力量最终在艾泽拉斯形成了四个古老之神,分别名为:亚煞极,恩佐斯,尤格萨隆,克苏恩。玩家和尤格萨隆战斗的过程中,将会有一种独特的战斗数值:神智,神智降为0时,玩家将会被尤格萨隆永久控制。

其实很多玩家不知道,这四大古神的设定,从一开始就在致敬克苏鲁神话。

细思极恐的克苏鲁神话体系,人类创造的扭曲恐惧

在克苏鲁神话中对于"神"的描写一般都会有这样一句话:极端扭曲的血肉集合体,仿佛融合了一切邪恶,大多带有仿佛章鱼一般的腕足。而和尤格萨隆战斗时的神智在克苏鲁神话延伸出的coc跑团设定中也对应一个特殊名词:SAN值。当SAN值归零时,玩家将处于永久的疯狂状态,直接死亡。

《血源诅咒》比起《魔兽世界》更为直接,通篇下来绝大部分内容基本都是克苏鲁神话的要素,比如接受古神之血而被古神精神影响,继而转变为兽化的人类,游戏结局时的月神(奈亚拉托提普),搜集狂人知识而变得越来越疯狂的猎人,贯穿整个游戏暗线的克苏鲁要素,仿佛让《血源诅咒》成了克苏鲁题材的衍生作品,

细思极恐的克苏鲁神话体系,人类创造的扭曲恐惧

细思极恐的克苏鲁神话体系,人类创造的扭曲恐惧

《血源诅咒》的终极隐藏BOSS——月神

除了这种大型游戏之外,还有一些小体量的游戏同样有着克苏鲁神话的内核,比如《黑暗地牢》,游戏刚开始的时候,玩家还只是面对一些诸如强盗野兽之类的怪物,然而随着游戏进程的推进,玩家将逐渐面对邪神,眷族,甚至是试图得到永生的怪物…

细思极恐的克苏鲁神话体系,人类创造的扭曲恐惧

之前我们盘点了三款游戏,他们无一例外在克苏鲁题材的表现上都带有着这么几个特征:1."古神"都是不可被理解的,绝对狡猾深奥的,2."神"的形象都是扭曲的肉体集合,人类看一眼都会觉得出现生理上的不适。3.人类知道的越多,反而越恐怖,当完全和"神"的思维步调一致的时候,就是完全疯狂的时候。

除了以上这些黑暗血腥的作品之外,有没有其他的作品出现了克苏鲁元素么?

这就不得不提提咱们一衣带水的同文化国家日本了,日本人一直秉承着万物皆可萌的秉性,在所有人都用黑暗恐怖压抑的画笔勾勒克苏鲁的时候,日本人换了另外一个角度,比如说《潜行吧!奈亚子!》和《沙耶之歌》…

细思极恐的克苏鲁神话体系,人类创造的扭曲恐惧

(先不放原版奈亚拉托提普的图吓唬人了…)

细思极恐的克苏鲁神话体系,人类创造的扭曲恐惧

(先让你们开心的舔一舔…)

《潜行吧!奈亚子!》的女主角头顶呆毛,举止可爱,时不时的还有点脱线的萌感,然而这厮的原型是谁呢,是克苏鲁神话中善于伪装的奈亚拉托提普…

细思极恐的克苏鲁神话体系,人类创造的扭曲恐惧

至于《沙耶之歌》的女主角,俏丽的站在血肉模糊的世界中,就如同男主所说的,仿佛是被污染殆尽的世界唯一的色彩,但是玩过《沙耶之歌》的人都知道,男主是个有认知障碍的人,看一切东西都仿佛看着血肉模糊的内脏集合。而沙耶的原型,则是莎布·尼古拉丝的子嗣,也就是拥有超强生育能力的外神诞下的其中一只古怪生物。

(下图可能会影响观感,请谨慎观看…)

细思极恐的克苏鲁神话体系,人类创造的扭曲恐惧

说起来,莎布·尼古拉丝在日本漫画中还有另外一个表现,就是《恶魔姐姐》当中的女主。

细思极恐的克苏鲁神话体系,人类创造的扭曲恐惧

(果然还是回一下SAN值比较好…)

还想聊聊?

从上面我们经常见到的文化中我们大概提取出了一些克苏鲁神话的要素,大概就是关于神的离经叛道的描写,对于不可认知个体的强行认知会引起人类的崩溃,也就是所谓的SAN值归零。其实这也是洛夫克拉夫特在文章中表现的深层要义:人类的无知也是一种幸福,妄图理解宇宙的一切最终将会步入毁灭。而人类对于恐惧的最深层理解就是未知。

其实其他的对于克苏鲁神话的解读,所谓的见到古神就会SAN值归零,这种理解是不正确的,《疯狂山脉》中的主角和他的学生都曾直面古神,然而真正让人感到恐惧的,并不是古神本身,而是它所代表的一种感官。人类一直以来都试图用科技来解释一切,当世界上出现这种科技所无法解释的怪物的时候,面对着突然改变,充满着未知和恶意的世界,仿佛回到原始人时代的恐慌和无力感,才是克苏鲁神话带来的最深处的黑暗恐怖。

现在,由于各种各样的小说,电影,动漫,游戏,克苏鲁神话逐渐成为了一种独立的文化的话题,就像是孙笑川一样的meme反应出现在这个本该严肃黑暗的话题当中,人们快乐的玩梗,什么"克总发糖","SAN值狂降"都是如此。

细思极恐的克苏鲁神话体系,人类创造的扭曲恐惧

细思极恐的克苏鲁神话体系,人类创造的扭曲恐惧

嗯…现在差不多成了这样,洛夫克拉夫特棺材板都要压不住了…

现在来看,克苏鲁神话已经不单纯代指由洛夫克拉夫特最先构建出的文学作品和特殊的神话体系,而是更多的成为一种表明文化方向的代指词,克苏鲁文化已经逐渐进入了游戏,电影,动漫,文学的各方各面。桌游爱好者们由COCTRPG规则引申而来的"跑克苏鲁团",成为调查员进行一场直面古神的游戏;游戏爱好者们在游戏中直观的感受"不可名状"的恐惧;文学中的致敬,甚至只是言语传播,都在为这个体系不断增砖添瓦。

现代网络对于文化的包容性我们有目共睹,而这种小众文化也不断的进入大众视野,吸纳粉丝,不得不说这本身就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

细思极恐的克苏鲁神话体系,人类创造的扭曲恐惧

洛夫克拉夫特和他的父亲都受困于精神疾病,难道真的有不可名状之物么(手动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