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后市场新说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汽车后市场新说网 » 变废

谁说高级将领不可能有盒子炮

拙作《从张辉瓒的驳壳枪说德国造》一文发出后,不少网友跟帖质疑,说盒子炮是初级军官配备的,张辉瓒作为中将师长,不可能会带驳壳枪。这话说对了一半。没错,盒子炮的确只有初级军官才配备,但要说高级将领不可能携带驳壳枪就大错特错了。

驳壳枪在旧中国,是军人的一种情结,而有这种情结的,却不仅仅只是连长排长等基层军官,也包括了师长军长乃至更高级别的将领。就像冯玉祥在其回忆录中所说的那样:“那时的带兵官,见了盒子枪,没有哪一个手指头不痒痒的”。军阀混战时期,身为直鲁联军副总司令、统兵数十万的褚玉璞,经常手持两支匣子枪上阵搏杀。热河两大匪首李守信和白凤翔,抗战时先后投敌,一个当上了伪蒙古军的总司令,一个当上了伪东亚同盟军的总司令,各辖五个师的兵力。就是在这个时候,身边一直有大量亲随卫队的情况下,李守信身上也一直携带着两支二十响的快慢机,白凤翔更是连睡觉时,两支二十响也别在腰里,用他自己的话说,这么多年带惯了,不带睡不着。就连张作霖在做到安国军大元帅后,身为一国元首了,随身也一直带着一支长苗匣子,其在皇姑屯被炸时,这支长苗匣子就在身边。

中共高级将领也同样,朱德在井冈山斗争时期,徐向前在鄂豫皖斗争初期,每遇战斗最紧张时,往往持驳壳枪亲自带队冲杀。在红军一、四方面军关系最紧张时,身在红四方面军中的朱德和刘伯承每人身上都带着两把盒子。


谁说高级将领不可能有盒子炮

图1 南昌暴动中朱德使用过的三号驳壳枪

关于朱德这支三号驳壳,大家早已耳熟能详,无需赘述。

八路军山东抗日游击第三支队在创建之初,因武器短缺,便向当地富户征缴武器,曾收缴国军将领李延年老家一支二十响的快慢机驳壳枪,这枪很快便交到了支队副司令杨国夫手中,后来,不管是任清河军区司令员、渤海军区司令员,还是第七师师长,杨国夫的身上始终带着这支二十响的驳壳枪。

东北抗联杨靖宇的警卫员黄生发回忆,属于杨个人的手枪有七支,其中三支驳壳枪,四支撸子。两支旁开门的二十响和两支撸子分别由两名警卫员携带,一支大镜面匣子和两支撸子他自己携带,从不离身。杨身陷绝境时与敌对射,用的就是这支大镜面。杨牺牲后,敌人为宣传其讨伐的武功而展览杨的遗物时,这三支枪也在其中。


谁说高级将领不可能有盒子炮

图2 杨靖宇牺牲后遗物中的三支手枪

上图是日伪为彰显其讨伐的武功而将被其射杀后的杨靖宇将军生前遗物进行的宣传展示。请仔细看上图中那支驳壳枪,虽然照片不够清晰,但从隐约可见的大环机锤和那独特的短型枪机导轨看,这是一支德国原产的大镜面无疑。这也正好印证了其警卫员黄生发的回忆。

东北军将领、曾领导江桥抗战的马占山,1949年参加傅作义和平运动后,在对中共所提要求中,有一点就是希望能保留一支德国造的匣子枪,因这枪跟了他几十年,始终不离不弃,形影不离。但未果。

那个年代,驳壳枪还是高级将领之间互相馈赠的礼品。早在清末,刚刚接受招安的张作霖,便曾以自来德手枪对清军将领行贿,颇见成效。豫西绿林大侠王天纵,民元时归顺起义民军张钫所部,王第一次见张时的晋见礼也是两支当时还很罕见的德国造毛瑟手枪。抗战时任东北挺进军总司令的马占山将军驻节绥蒙,与蒙古族军官联络感情时,也往往用二十响作为赠品,很受蒙族官员的欢迎。抗战时期,与新四军驻地相邻的川军第127师师长陈离,曾以4支二十响快慢机作为礼品,赠予新四军第4师师长彭雪枫,以答谢新四军对其训练游击干部的支持。


谁说高级将领不可能有盒子炮

图3 罗瑞卿长征中任红军保卫局长时使用的驳壳枪

罗瑞卿长征中用的这支驳壳枪,不论在当时还是在今天,都十分的珍贵。这是一支M1930型快慢机驳壳枪。这不是一支大批量生产的驳壳枪,而仅仅是M1932型快慢机——也就是二十响大肚匣子的前期试制型,该枪枪管长不是常见的140毫米,而是132毫米,最独特的是它的快慢机的形状,不是后来大规模生产的桃型,而是长条型。该枪总共仅生产3500支,可见其稀有程度。

附上一支比较清晰的M1930快慢机图片:


谁说高级将领不可能有盒子炮

图4 M1930型快慢机

1939年夏,在冀中反摩擦战斗中,八路军冀中军区俘虏了国民党河北民军副总指挥乔明礼和支队司令郑继成。这郑继成就是在济南刺杀张宗昌的那个郑继成,这乔明礼则是保定五期毕业、有乔大胆之称的新军阀混战时期的一员名将。考虑到国共合作的大局,八路军不仅释放了二人,临别时,冀中军区政委黄敬还动员司令员吕正操将一支二十响的驳壳枪作为礼物送给乔明礼。这纯粹是一种外交手段,为的是与敌后的国民党军建立统战关系。吕正操很喜爱这支二十响,舍不得,不愿送,并反问政委黄敬,要送为什么不把你的枪送他?黄说,你是司令员,以司令员的名义送他,对统战更有利。无奈,吕不得不将自己心爱的二十响赠予了乔明礼。


谁说高级将领不可能有盒子炮

图5 任弼时在抗战和解放战争时使用的德国造快慢机

任弼时不是一员战将,抗战时更不是一名军队基层指挥员,但似他这样喜爱驳壳枪而将其经常带在身边的高级领导人可绝对不仅仅只有他一个人。

那时师长以上高级将领携带驳壳枪的多了去了。一直到战后多年,国共两军的许多将帅还仍然有自来德时时带在身边,有的一直保存到八十年代中期,才统一上缴。此时硝烟已经散去,身为高级将领,再携带这样大型的战斗手枪早已不是因为战斗和自卫的需要,那为了什么?就一个字:喜欢。